578:錯了就是錯了

更新時間:2018-03-14 16:07:18字數:2176

對于虞方而言,活著未必是幸運。

他失去了所有的記憶,還落下了病根,甚至夜里總是噩夢。

多年過去了,他依舊能聞見當年血腥濃重的氣味。

鄭老先生低下頭,“我從未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晏錦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問了一句,“先生,我表哥患有夜游癥,你知道嗎?”

“知道!”鄭老先生臉色慘白,“我……”

到了嘴邊的話,鄭老先生卻說不出口了。

虞方那雙眼睛生的太漂亮了,無論是他幼年時,還是如今,都是一樣的剔透,像是裝下了一片無邊的大海。

那群人守著府邸的人,不允許孩子們睜開眼,怕外人發現他們的存在,尤其是對虞方……他們下手更狠毒。

當晏錦他們用眼睛識路看周圍的時候,這群孩子卻被人教育,不許睜開眼看周圍的一切,若是敢擅自睜開眼,又是一頓毒打。

久而久之,虞方便落下了夜游癥的病根。

不用睜開眼,也能穩穩當當的找到所有的路……

所以當年,虞方剛到虞家的時候,才會夜夜都不在屋內,而在夢里行走到偏僻的角落里躲起來。在他的意識里,只有那些黑暗的小角落,才是最安全的。

晏錦想起虞方送自己一箱子的折紙的時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鄭老先生又說,“對不起,我知道的,就這些!”

現在的虞方,到底是不是晏煦。他不清楚。

晏錦搖頭,“先生沒有對不起我!”

其實,縱使鄭老先生不言,她也有了答案。

那本話本子上寫的,跟這個故事很相似。

答案,顯而易見。

謝瑞去世以后,謝相依舊在朝廷上撐著。起初是為了報復。最后是為了彌補昔日的錯事。然而,支撐謝相這么多年孤寂的動力,大概就是虞方了。

只是。錯了就是錯了。

謝相縱使再可憐,也不該拿無辜的人來發泄私憤。

她的生母又做錯了什么呢?她的父親和虞家又做錯了什么呢?以至于前世要落得那樣的結果。

鄭老先生看著晏錦臉色蒼白,又嘆了一口氣,“有因便有果。謝家對不起你們……”

他說到這里,站了起來。對晏錦彎腰行禮,“對不起!”

“先生!”晏錦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扶起鄭老先生,“你知道。我不想從你的嘴里,聽到這句話!”

她的語氣很淡,卻聽的鄭老先生身子一僵。

的確。這句話,該謝相來講。

只是。一句對不起又能如何,已經發生的事情,再也不能挽回了。

他笑了笑,有些滄桑,“我知道!”

晏錦有些疲憊,和鄭老先生又說了一會話,便起身從屋內退了出去。冬日的陽光薄弱,照在冰冷的地面上,顯得暗淡無光,一切似乎都沉在黑暗之中。

沈硯山站在晏錦身邊,一直沒有開口,半響后他才道,“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個地方!”

晏錦聞言,緩緩地吐了一口氣,然后沉默的跟在沈硯山身后。

兩個人走到了后院,上了假山。

站在亭內的晏錦,剛剛頓下腳步,便聽見禪院的鐘聲。

“咚——咚——”

或許是因為在京郊的關系,周圍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靜,在聽了這些鐘聲后,晏錦的心緒也漸漸地安靜下來。

人生不過短短幾十年,轉瞬即逝。

她既能有幸重活一世,那么該做的便是和身邊的親人一起安安穩穩的生活。

虞方也該和她一樣。

又何必自尋煩惱,去糾結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

其實,虞方是不是晏煦,都已經不重要了。在她的心里,虞方的位子,和她嫡親哥哥的重量,是一樣的!

晏錦笑了笑,“多謝!”

“你我之間,又何必說這些!”沈硯山順著晏錦的目光,看著遠處若隱若現的寺廟,“若是虞方再問起,你便將那本話本子交給他,告訴他最后一頁,放在陽光下面看看!”

晏錦聞言,一怔,“最后一頁?”

沈硯山給她的話本子,里面的故事似乎都講的是她身邊的事情。晏錦有些錯愕的看著身邊的沈硯山,又試探著問,“這,是你寫的?”

沈硯山一笑,“怎會,我的化名怎么會如此庸俗!”

晏錦這下,目瞪口呆。

這本話本子和上本一樣,化名都是饅頭燒酒。

她起初還覺得這個名字很有意思,后來在看見有本叫駿馬四腿的化名后,便覺得饅頭燒酒這個名字取的真好,太有才華了!

沈硯山見晏錦怔住的模樣,輕輕伸出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晏錦吃痛回過神來,“駿馬是你,那么饅頭……”

“是義父!”沈硯山說完之后,唇畔帶笑,“你曾說,話本子里的事其實都是真實的,這句話一點也不假!”

晏錦:“……”

她愣了一下,便笑出了聲。

誰能想到程老將軍和沈硯山都曾化名寫了不少的話本子,而且兩個人還真像是父子一樣,化名都是如此的新穎。

晏錦笑的瞇了眼,然后緩緩的抬起手,將指尖放在了沈硯山的唇畔上。

指尖傳來的溫度,讓她覺得,這薄弱的陽光下,也帶著淡淡的暖意。

“是挺俊的!”晏錦大膽的動作,讓沈硯山的眼睛微微黯了下來。

程老將軍在關外多年,聽說的事情其實一點也不少,他當年是多個孩子的父親,為了哄孩子們睡覺,便經常講一些小故事給孩子們聽。后來,他的兒子們都戰死了,女兒也遠嫁了,他又變成了一個孤單單的人。

自古,忠孝不能兩全……程老將軍選擇了為國,便放棄了自己的小家。

他漸漸地也學會了排遣寂寞。

閑來無事的時候,也寫些話本子。

再后來,沈硯山的到來,讓他身邊漸漸有人陪伴了。

他便將自己寫的東西,丟給沈硯山看。

從而導致沈硯山也學了程老將軍……

晏錦想了想,又道,“等回去了,你再送一些過來吧,我又看完了!”

“好!”沈硯山神色閃爍了一下,“不過,你也該準備準備了,再過一些日子,該赴宴了!”

晏錦道,“恩!”

太后的壽宴,她是無論如何也逃避不過去了。

薄家對母親和父親做的那些事情,她每一件都記在心上。

她不大度,有仇就會報。

兩個人在村里小住了兩日后,沈硯山又陪著晏錦去了靈隱寺……而晏錦剛到靈隱寺,便又聽到了一個消息。

旋氏,終究是出事了。(未完待續)

ps:我就不寫明了,大家若是還不知道虞方是誰,來前面的幾章重新看看!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