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零五 錐心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088

元欽慌忙的抱著倒在地上,已經人事不省的人大喊道:“快宣太醫!”

看著緊閉著雙眼躺在床上的人,元欽心痛的別開頭,看了看已經診完脈的太醫:“皇后如何?”

“娘娘只是悲憤過激,只要不再受刺激,好些調養些日子就會好的?!?/p>

“可有傷及內理?”

“難免都會有一些,微臣這就去開方子,好好調養都會痊愈的?!?/p>

“下去吧?!?/p>

元欽屏退所有人,獨自坐在床邊,看著躺著的宇文云英,內疚的摸了摸那張毫無血色的臉:“對不住,終究還是傷了你?!?/p>

宇文云英醒來時,已是兩日后,虛弱的只能由紅珠扶起身喝了藥,便只是靜靜的坐在床頭看著窗外。

這樣過了兩日,紅珠終于是看不下去,摘了好些鮮花放在殿中,捏著宇文云英許久沒下過床的雙腿開口道:“娘娘您別這這樣,奴婢看著害怕?!?/p>

“娘娘,您好歹和奴婢說說話,別自己悶著?!?/p>

“娘娘……”

許久之后,宇文云英才是眨了眨眼:“紅珠……”

“娘娘您說,奴婢都聽著呢?!?/p>

“你經歷過絕望之后重燃起希望,卻又再次失望嗎?”

“奴婢……”

宇文云英終于收回了眼神看向身旁的人:“不管經歷過何種打擊,第一次站起來都比較容易,第二次就很難了?!?/p>

“娘娘……”

宇文云英輕輕的抬了抬手:“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p>

“是?!?/p>

實在是放心不下的紅珠忍不住去找了元欽,哪知也是一臉落寞的元欽卻是不肯前來,只是囑咐桂宮有任何需求都優先滿足。

這樣過了半月,宇文云英還是毫無起色,除了每日由紅珠喂食些清粥,便只會坐在床上看著窗外,一坐就是一日,活像個石雕般毫無生氣。

紅珠越來越害怕,這個除了還在呼吸的人,哪天真的會連呼吸都沒有了。

元欽時時會來桂宮門外,卻一直都沒有勇氣踏足殿內,他愧疚不安,他不敢相見,更害怕她再次不要自己。

今年的九月還很炎熱,烈日打在人身上生疼得厲害,皇宮內的冰塊也未撤掉,只為了消消這難耐的熱氣。

然而宇文云英的寢殿內卻是不用冰塊就已經寒冷一片,了無生氣的殿內如同放著棺木的房子,冷得人浸骨的疼。

紅珠慌忙的跑進殿內,搖了搖宇文云英的手臂大喊道:“娘娘,娘娘,不好了出事了!”

宇文云英如同一副枯骨一般毫無回應,只是靠著軟枕呆呆的看著。

“娘娘,求求您看看奴婢吧,丞相出事了!”

紅珠說了好幾遍,宇文云英才終于是慢慢的回過頭,抄起沙啞得不行的喉嚨:“你說什么?”

“丞相大人出事了!”

終于是有了一絲情緒閃現,宇文云英顫抖著雙手,慌忙的扯著紅珠的衣袖:“父親怎么了?”

“剛聽未央宮傳言,丞相大人請求辭去官職,皇上已經允了?!?/p>

“什么!”宇文云英終于是手忙腳亂的起身,剛到床邊卻是直接摔了下去。

“娘娘……”紅珠哭著扶起宇文云英。

“快替我梳妝!快!”

幾乎是泣不成聲的紅珠只好應下,用力的扶著幾乎不會走路的宇文云英到了鏡前桌下,手腳麻利的簡單的梳妝了一下,便被一直催促著的人打斷,急急忙忙的出了桂宮。

還未到未央宮,就已經看見烏泱泱的一群人走出了宮門,那其中便有宇文泰。

“父親……”宇文云英用盡氣力,卻只能是發出很小的聲音,而借靠著紅珠支撐的身子,幾乎就要站不住。

“你看你像什么樣子!”

聽到宇文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宇文云英急忙轉身,看見宇文護一臉鄙夷的看著自己。

“小護,父親怎么會……”

宇文護一把推開扶著宇文云英的紅珠,見其幾乎站不住就要摔倒在地時才出手扶?。骸吧頌橛钗募业呐畠壕瓦@般不堪一擊嗎,這樣子還怎么做皇后!”

借著宇文護的手堪堪站住,宇文云英轉頭看了看已經看不見背影的方向:“父親為何會辭官?”

歪著頭看了一會,宇文護才開口:“不就是為了你這個沒用的皇后!”

“什么意思!”

“為了你不再兩難,以后你大可守著你的皇帝過安生日子,再不必擔心有誰會威脅到他?!?/p>

宇文云英感覺一陣頭暈目眩,腳下再是無力,直接跪倒在地:“父親他……”

不再去扶起,宇文護不爭氣的看著地上的人:“所以你便好好的當你的皇后吧!”

“等等!”宇文云英喊住了欲走的人:“替我照顧好父親?!?/p>

“你想做什么?”

宇文云英沉痛的閉上了眼,早已經流不出淚的眼睛此時卻是如針扎般刺痛:“我只是做好了選擇?!?/p>

“你現在才醒悟,為時晚矣?!?/p>

看著宇文護追著出宮門的身影走遠,宇文云英才叫紅珠扶起自己回了桂宮。

宮門外,宇文泰等了許久終于是看到宇文護急急忙忙跑了出來:“你做什么去了,半天尋不到人影?!?/p>

“不過是碰見了姐姐,閑聊了幾句?!?/p>

宇文泰臉色一凜,嚴肅的看著氣喘吁吁的人:“你同她講了什么!”

“沒什么,就是讓她別多想,照顧好自己?!?/p>

回身上了馬車,宇文泰看著跟著進來的人:“以后少去找你姐姐?!?/p>

宇文護點了點頭,歪著嘴笑了笑:“您不想讓姐姐插手太多,不想讓她憂心,這些侄兒都知道?!?/p>

“知道就好?!?/p>

未央宮內,元欽與元烈一片喜色,終于在這場博弈中,宇文泰退了下去。

方才宇文泰提出辭官時,元烈險些就要繃不住情緒,在眾人面前笑出了聲來。

倒是元欽還穩得住,故作一臉沉痛之色再三挽留,你來我往之下,才終于是一臉哀傷的允了下來。

元烈坐在殿內喝著熱茶,覺得天朗氣清連著這熱茶也喝得人舒朗了起來:“皇上,這次雖沒殺得了他,但也算是收獲頗豐?!?/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