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百零三 暴風雨前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091

宇文泰帶兵出征東邊邊境,在新軍政的助力之下,接連告捷,朝中上下皆是一片歡騰之聲。

元欽坐在上座看著人人皆是一片喜色,露出了一絲苦笑,殿下的元烈看著也是緊緊的蹙了眉頭。

下朝后,元欽和元烈在未央宮的后殿相對而坐,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副垂敗的棋盤。

“朕敗了?!痹獨J不愿再落子,只是推開了面前的棋盒。

元烈緊緊的捏著手中的棋子,眼睛盯著棋盤,心思卻是飛出了未央宮:“其實皇上不必頹喪,所謂逆風翻盤絕地逢生,也未嘗不可?!?/p>

“你看這棋局已是壓倒性勝利,哪里還有路可走?”

元烈輕輕拿起元欽盒中的白子,落在了棋盤上的一角:“只是因為皇上舍不得犧牲這顆棋子罷了,若是能以這顆白子,獲得反撲的機會,自然還有機會?!?/p>

元欽看了一眼元烈,坐直了身子:“朕知道你的意思?!?/p>

“所以皇上是如何想的?!?/p>

“不可?!?/p>

元烈性子急,一把將棋子丟開,起身跪倒在地:“皇上謀算多年,難道真要因小失大?”

“朕已經欠她太多了,再是不能……”

“皇上!”元烈屈膝前進了兩步,臉上一片著急之色:“只要殺了宇文泰,一切都還有轉機?!?/p>

“宇文泰死了,還有其他人?!痹獨J抬手扶起元烈,拍了拍肩膀:“但他對皇后的意義還很深重,此時動手,皇后會一輩子記恨朕的?!?/p>

“微臣與皇上多年扶持,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難道要因為一個女人而放棄!”

元欽走到了窗邊,手緊緊的抓住了窗欞,力道大到已是抓出了裂痕:“若是能削弱他的勢力,慢慢奪回那些兵權……”

“不斬草除根,必成大患!”

“行了!”元欽擺了擺手:“此事朕已有了決策,不必再言?!?/p>

元烈走后,元欽喚來了親信侍衛,修書一封要他即刻送往柔然之地:“告訴他,他的條件朕應下了?!?/p>

遠在邊境的宇文泰還不知,此時的元欽已經與柔然達成合作,意欲剝離政權,還政于皇室,在宇文泰激戰之際肆意破壞,故而讓其戰爭失利。

雖然代價慘重,但卻是此刻元欽唯一的法子,畢竟殺宇文泰太過冒險,只能是趁他還未還朝,先行替換他在朝中的勢力,再借柔然之力逐步剝離他的影響。

柔然公主曾經害死了自己母后,元欽本不愿與其有任何糾纏,但此刻也只有如此。

至于答應了柔然,此后會借陰兵之力助其攻打突厥,也是以后才用考慮的事。

得了柔然答復的元欽,終于是送了一口氣,帶著一絲愧疚之心來到了桂宮門前,久久沒有進去。

宮中的宇文云英正在繡著一方帕子,這個最近才學起來的女工著實不適合習武之人,才不過兩日,手中的帕子已是有了好幾處血跡。

“娘娘,皇上來了?!奔t珠走進來稟報。

“嗯?!?/p>

“只是……只是皇上一直站在宮外沒有進來?!?/p>

宇文云英終于是抬起了頭,想了想還是站起身提步走了出去。

“皇上為何站在宮門處不進來?”宇文云英走到宮門處,微笑著看著負手站著的那人。

又是一年初春季,四周的花已有了骨朵,就連空氣中都彌漫著淡淡的馨香。

元欽看著堪比花美的宇文云英笑意盈盈的站在不遠處,隨著微風飄起的發絲就像是勾魂的手,拉著人不由得靠近。

周圍的人皆是默默退下,留這兩人站在這春風中凝視,空氣里全是曖昧的味道。

“朕從未覺得真的會有一人如風般拂過心上?!?/p>

“皇上的意思是,臣妾如風般飄過不留痕跡?”

“是吹開了心間的萬紫千紅?!?/p>

宇文云英垂頭笑了笑:“小廚房今日做了皇上愛吃的菜,皇上可要嘗嘗?”

“好?!?/p>

這或許是元欽自和宇文云英重遇后,吃得最高興的一頓飯,因為她如此溫婉可人,淺笑之間,眉宇皆是一片令人心醉的神色。

“你今日很是不同?!?/p>

宇文云英小心的挑揀完魚肉上的刺才放進身旁人的碟子里:“可能是臣妾近日讀的道經太多了些,反倒是看開了些?!?/p>

“哦?你看的什么?!?/p>

“曲則全,枉則直,洼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所求太多便會失去更多,所以臣妾現下倒是想要無為一些,只要不傷及身邊之人,也便順應了這天命?!?/p>

元欽抿著嘴里的魚肉,這魚蒸得入口而化,細潤得可口,不僅是沒了腥味,反倒是一片香甜。

就如同身邊的人,拔除了怨恨和戾氣,徒留下柔軟的溫情。

像是期待了太久的這一幕,元欽頗為動容的握住了身邊人的手:“你能如此想,朕很歡喜?!?/p>

“那皇上是否要多吃幾口,也不算枉費了臣妾的心意?”

“自然?!?/p>

接連幾日,元欽都會來桂宮用膳,仿佛在這里可以拋卻掉所有的朝堂瑣事,得以安享太平。

更時常會躺在宇文云英的膝上,聽著她輕聲念著那些道經上文字,一字一句都是沁人心脾,令元欽仿佛得到了最大的寧靜。

這樣如水般平淡又安靜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轉眼已是到了初夏。

宇文泰在邊境處接連碰壁,還遭到了好幾次暗殺,險些喪命于異地。而查處下來,竟是發現了不少柔然的人。

這些柔然人對軍中事務十分熟悉,也對自己的排兵布陣了如指掌,若不是那入骨的柔然特征,宇文泰險些懷疑這些人是朝廷派來的細作。

一直查到權利的頂峰,所有的證據都指向那個正殿之上的上位者,而其為了對付這個正在指揮作戰的丞相,竟是勾結了別國。

宇文泰此刻心中是失望透頂了,這個由自己一手培養的人,終于是長成了那個要吞噬自己的人。

其實宇文泰本打算是扶持他上位后,一心撲在開疆擴土之上,這皇位是誰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實現這副雄心壯志。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