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五 悸動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29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我的鬼神郎君最新章節!

元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起開了身:“看來這宮中的事務還是不夠多,皇后倒是有閑心替朕選這些?!?/p>

宇文云英有些不解的皺起了眉,這人陰一陣晴一陣又是怎么了,只好是接了句:“臣妾不明白皇上的意思?!?/p>

“朕不選妃,這后宮就皇后一人即可?!?/p>

說完,就走出了宮,而且那背影看起來竟是有些生氣?

宇文云英垂下了眼瞼,心里卻是胡思亂想了起來,以這個人的心思,莫不是想到了是父親想要塞人進來?還是懷疑自己?

心思翻轉之間,只好是喚來了紅珠:“去替本宮傳幾句話回丞相府?!?/p>

“是,娘娘?!苯K于改了口的紅珠還是回頭看了看宮門處,那身影已是看不見:“娘娘,皇上這還是第一次來,怎的娘娘不留住,反倒是讓皇上走了?”

“這整個皇宮乃至天下都是皇上的,皇上想去哪兒便去哪兒,哪里是本宮能留得住的?”

紅珠跺了跺腳,有些著急道:“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如今后宮只有您一人還不覺得,以后要是有了新人來爭寵,可如何是好,還是要將皇上的心留住才是?!?/p>

爭寵?真心?這些對于宇文云英來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保住自己這不知能活到多久的性命,和宇文府的榮華才是最要緊之事。

“本宮知道了,你去傳話吧?!?/p>

不過第二日傍晚,宇文泰就匆匆進了宮,帶著一大卷冊子來到了未央宮內。

沒有人敢阻擋的丞相站在殿內看著殿上的人:“如今天下大定,該是皇上擴充后宮的時候了?!?/p>

“朕并不想選妃?!痹獨J有些不耐煩。

宇文泰只是負著手,目光緊緊的定在那卷冊子上:“子嗣?!?/p>

這個詞像是觸碰到了元欽的死穴,拿著筆的手微微一抖:“朕有皇后?!?/p>

“不夠?!?/p>

元欽抬起頭看著一臉堅定的宇文泰,心里那股多年以來怨氣再次升起。

那是數十年屈于他之下,哪怕身為太子也得對著他行禮,哪怕自己有多大的成就,父皇也只會說一句,承蒙丞相教導有方。

父皇總是避著他的鋒芒,任由他擺布,而自己卻是想要擺脫這個困局。

宇文泰也是知道這個人的心性,早已打算好暫時退讓,交出部分權利,只要他是個好皇帝,也算安慰了。

但有些事卻不得不做,選妃之事已經刻不容緩,皇帝不能無后嗣,即便如此會傷害到女兒,為了整個魏室,也只能是如此。

“朕意已定,丞相無需多言?!?/p>

“皇上!”

元欽煩悶得扔開手中的筆,朗聲道:“傳朕旨意,朕深感皇后賢良淑德,與皇后鶼鰈情深,特此下令,后宮只皇后一人,此后不設嬪御?!?/p>

宇文泰握緊了手心,半瞇著眼睛看著元欽:“皇上,此舉實在不妥!”

“丞相不必再多言?!?/p>

此舉一下,全國震驚。

元欽是自古以來第一個頒布如此旨意的皇帝,身為帝王不設嬪御,只唯皇后一人,實屬千古奇聞。

宇文云英此時也是震驚得在自己宮中說不出話來,本以為元欽只是猜疑,沒想到竟是避諱如此。

當真是不愿再有一個宇文家的人進來,犧牲如此之大,是因為真的忌憚到這種地步了嗎?

看著多日來,終于再次踏足桂宮的人,宇文云英沉默了,不知是該勸誡,還是如何。

元欽從案上抽出那本寫有名單的冊子,丟給了一旁的紅珠:“拿去燒了?!?/p>

“是?!?/p>

宇文云英還是未說話,只是站在一側垂著眼睛看著身前的地板。

“自入了皇宮之后,你的話更少了?!?/p>

“皇上不過才來了兩次,就斷定臣妾話少了?”

本來有些晦暗的眼睛,立即有一絲光亮閃過:“你這是在怪朕沒來看你?”

“臣妾不敢,只是望皇上莫要太過武斷,任何人任何事都多加考慮一下?!?/p>

剛剛燃起的光又是立即滅了:“你是何意?”

“皇上太過著急頒布旨意,只怕日后……”

“云英!”元欽皺著眉站到宇文云英身前,強忍住怒意:“朕的心思你到底是明不明白!”

“臣妾知道,臣妾可以保證,絕不會挑選宇文家之人進來,全由皇上探清身家清白之后……”

“行了!”元欽打斷眼前人的話:“朕現在就告訴你,朕說過一生只要你一人,便會只娶你一人!”

再次拂袖而去,宇文云英仍舊是未有阻攔,本來平靜的心境卻是被打破,他,真的只是因為那句承諾?

一生一世一雙人,這世間最遙不可及的事。

抬頭看向那個人離去的方向,捏緊了自己的手指,有一陣早已被埋葬了的悸動,再次破土而出。

這一次,元欽整整一月都未再踏進桂宮之中,宇文云英倒是鎮定如常,紅珠幾乎是著急的站不住腳。

“娘娘!這樣下去可不是法子?!?/p>

宇文云英將那支木簪好好的放進命人打造好的盒子里,藏到了暗處,這才回過頭看著已經要把眉頭都擰碎的人:“你這是怎么了?”

“皇上已經一月有余未踏足桂宮了!”

“那又如何?”

“娘娘!雖然皇上已經下旨不設嬪御,但也不踏足桂宮,那如何是好?”

宇文云英走出了屋子,看著內院中栽種的樹已經是長出了嫩芽,又是一年春天到了。

“你看,皇上不來,這樹依然會長出枝椏,青草還是會冒頭?!?/p>

紅珠站在其身側,有些哀怨的垂下頭:“娘娘,都言宮闈深深,這紅墻之下皆是幽魂,有多少的求而不得,但如娘娘這般的人,怎可以孤芳自憐?”

宇文云英終于是回過神,想到了那些典故里有多少的深閨怨婦,又有多少的紅顏禍水,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紅珠啊,這世事那是能萬全的?!?/p>

“可是娘娘的幸福是握在自己手中的啊,怎么可以不去爭取呢?”

“嗯?”

紅珠還是耐不住,跺了跺腳說出了口:“皇上心里一直都是有您的,曾經也是為了娘娘愿意紆尊降貴向奴婢討教?!?/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