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三 再起禍端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38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我的鬼神郎君最新章節!

新皇登基,事務繁忙,距離宇文云英搬來桂宮已過去了數日,除了這宮中的人,再是見不到其他。登基大典之后,元欽就沒再來過,而這偌大的后宮,除了自己一個皇后,就只有先帝留下的幾位太妃。

后宮事務打理起來雖然比東宮繁瑣得多,但幸而現在人數不多,除了料理那幾個不太安分的太妃,宇文云英也沒什么事做。

桂宮坐落在未央宮的北面,距離也不遠,只是還不想去見那個人。

回想到元廓的樣子,總覺得心里有些過意不去,的確是自己當初先將他拉入這個混局里面,因為自己的自私,倒是累得他到了如今的境地,保全了他的性命和后世榮華,也算是最大的盡力了。

宮外一直吵吵嚷嚷的,宇文云英都置若罔聞,無非就是那幾個太妃吵鬧著要給自己尋個好住處,當然也有想做這太后的心思暗藏在其中,所以,是能避則避。

玉太妃已經接連來了數日,今日也是被擋在了宮外,咬了咬牙,只能喚過守在宮門處的侍衛,悄悄的遞了張紙條過去:“還請將其轉交給皇后,她見了必會見哀家?!?/p>

那侍衛猶豫了一會,玉太妃只得悄悄塞了一對鐲子在其手里,這才轉身進了宮。

宇文云英抬眼看了看走進來的侍衛:“怎么了?”

“玉太妃有東西要卑職轉交給娘娘?!?/p>

接過那張紙條,宇文云英看了看有些緊張的侍衛,嘴角掛了一絲笑意:“你如此盡職,在這里守門也委屈了你?!?/p>

“能為娘娘效力是卑職的榮幸?!?/p>

冷哼了一聲,宇文云英側身在紅珠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那侍衛便被紅珠帶走了,領了這個月的俸祿,趕出了皇宮。

打開那張紙條,本想隨意看看就拿去扔掉的宇文云英卻是剎那變了臉,紙條上寫著:殺人谷中殺人嶺,颯颯少主為女子,暗結珠胎無人知,哪知今日已是主。

知曉自己是殺人嶺所出的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應該是所剩無幾,更何況知道自己懷孕之事的不過爾爾,除了已死的木遠陵和那個大夫,就只剩宇文泰......難道,是曾經幫著木遠陵關著自己的那個小廝?但他也在殺人谷被破那日就已經死了,到底還有誰?

左思右想之下,終于還是將玉太妃請了進來。

早已拋卻掉曾為夫人時的懦弱樣子,玉太妃一臉得意的走進來,宇文云英也未起身行禮,雖然玉太妃是長輩,且在先皇時期已是坐到了夫人之位,但論起出生,還是太差了些。

只是點頭示意了一下,宇文云英淡著聲音:“你想如何?”

玉太妃也未有任何半禮表示,只是攏著雙手站得筆直:“這宮中的禮數,想來皇后還未曾熟識?!?/p>

宇文云英冷哼了一聲:“在本宮還有耐心的時候,有話趕緊說?!?/p>

“哀家要做太后?!?/p>

“不可能?!?/p>

“為何!”

宇文云英終于站起了身,走到玉太妃面前,看著比自己矮了小半個頭的人:“首先,你非皇上生母,其次你出生太低,最后,本宮也不會讓你做太后?!?/p>

“你就不怕我將你的事說出去?”

“你盡管說,且看看世人誰會相信你?!庇钗脑朴⑥D身走開,不過幾步之后停了下來,回過頭仿似剎羅一般的眼神看向玉太妃:“再則,死人是不會說話的?!?/p>

“你敢!我可是先帝的夫人!”

方才宇文云英的眼神的的確確是嚇到了玉夫人,那渾然天成出自地獄般的眼神,看得人不由得汗毛倒豎,一陣驚恐自心底而生。

“你且試試,看看本宮敢不敢?!闭f完,宇文云英就走出了屋中,留玉太妃一人站在里面,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兩日后,終于是坐不住的玉太妃還是去了未央宮,殿外有兩個侍衛攔下了直直向里闖的人,一臉嚴肅道:“皇上正在處理政務,不得擅闖!”

“哀家有急事要稟!事關皇后!”

那兩個侍衛是跟隨元欽多年的人,自然是明白宇文云英在其心中的地位,只好點了點頭:“還請稍等片刻,容卑職進去通稟一聲?!?/p>

玉夫人已是志在必得,不僅要太后之位,更是要那個不可一世的宇文云英死。

元欽果不其然召見了玉太妃,案上堆積著如山般的奏折,當玉太妃走入殿中站了好一會后,元欽才從其中抬起了頭來:“何事?”

“皇上,哀家知曉到皇后的一件往事?!?/p>

“哦,何事?”

玉夫人看著殿上的人冷冷的眼睛,心里沒來由的一緊,有些不自然道:“這事關皇室名聲,哀家本不該多言,但又不忍皇上蒙蔽在其中?!?/p>

“嗯?!?/p>

“玉太妃就這么坐不???”身后傳來聲音,宇文云英一身華服走進殿內,朝著殿上的元欽行了一禮:“見過皇上?!?/p>

“你來了?!痹獨J朝著下面招招手:“快過來我瞧瞧?!?/p>

宇文云英淺笑著走上前去,站在元欽身側,任由元欽握著自己的手:“皇上國事操勞,要多注意些自己的身子?!?/p>

“這幾日實在是脫不開身去看你,可有什么煩憂之事?”

“除了這個......”宇文云英側過頭看向殿中站著的玉太妃:“倒也還算是事事遂意?!?/p>

元欽握了握手中的手指,感覺到手心的陣陣暖意,知曉她來時定是走得有些急,在玉太妃來時,自己便已喚人去叫了她來,一則是相信她,二則是不想再有什么誤解發生。

玉太妃看著這兩人一副郎情妾意的場景,十分不屑,一會兒便叫你們分崩離析。

沒給玉太妃先潑臟水的機會,宇文云英抬著下巴看著殿中的人:“玉太妃有一個表親,自小就被流落在外,后來被殺人嶺木城主收留,留在那城主府內當了個小廝?!?/p>

“不錯,若不是如此,怎可知曉皇后的陳年丑事?!?/p>

元欽挑了挑眉,但也未作聲,只是坐直了身子,靜靜的聽著。

“后來殺人嶺被破,你那個表親也死于非命?”

“正是?!?/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