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八 心悸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00

“黎嬪之前來過?!?/p>

元欽頓了頓才疑惑的開口:“黎嬪?她來作甚?”

“那里?!庇钗脑朴⒊蝗釉诘厣系谋拮优伺欤骸八谋拮舆€在那里?!?/p>

“她打的你?”

還未等人回答,元欽已是抽出還未來得及卸下的佩劍:“我去殺了她?!?/p>

“她可是你父皇的嬪妃?!?/p>

“傷你,就該死?!痹獨J剛走到屋門又是折返了回來:“你喚過太醫了沒,可有內傷,上的藥好不好,我順道去宮里再給你拿些上好的藥可好?”

宇文云英又是愣了愣,似乎被元欽這溫柔得要掐出水來的聲音給震懾到了,一時不知道該說什么。

“怎么了?”元欽急忙蹲下身:“可是疼得厲害?”

“我……”

“若是疼得厲害,你要不打我記下,或是咬我幾口,這樣能不能為你分擔一點?!?/p>

“太子……”

“或是我先陪你說說話,分散些你的注意,這樣你便沒這么疼了,你好些了我再去殺了那個賤人!”

“太子殿下,我……”

元欽又是站起了身:“不行,我先去宮里給你找個好的太醫和上好的藥來……”

眼看著元欽已經走到了屋門處,宇文云英急忙喊?。骸霸獨J,你等等!”

聽見了聲音,元欽又急忙轉身回來,皺著眉看著:“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要交代?”

“其實……”宇文云英感覺喉嚨間梗了梗,終于還是說出了口:“其實我沒事?!?/p>

“你別逞強了,從前我沒能護住你,讓你受如此多的傷,如今又沒能護住你,我……”

“我真沒事!”宇文云英實在是看不下去這個畫面了,抬起手指在自己身上四處戳了戳:“你看沒事,我騙你的?!?/p>

“真的沒事?”元欽的焦急終于是散開了幾分:“真的沒傷著?”

“對……”宇文云英只好站起身轉了一圈:“我好得不能再好了,我……”

元欽跟著起身一把將還在轉圈的人攬入懷里,雙手猶如鐵臂般堅固,令人半分也動彈不得。

被抱著的人也沒想掙脫,因為她此時腦子里也是懵的,亂糟糟的一團理不清。

“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元欽悶悶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宇文云英感覺自己的背瞬時僵硬:“你怎么了?”

“我害怕,害怕你再被傷著?!?/p>

“我是騙你的?!?/p>

“只要你沒事就好?!?/p>

“你不怪我騙你?”

元欽抱著的力道又是緊上了幾分,仿佛要把身前的人死死的嵌入懷里:“你騙我,傷我,恨我都好,只要你安然,都好?!?/p>

宇文云英感覺這句話就像是平靜的湖面上,突然吹起了一陣微風,掀起了水波蕩漾,一圈一圈的化開來。

“為什么?”

“因為上天眷顧,我們還能相遇,絕不能容許再失去你一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安好的在我身邊就好?!?/p>

宇文云英垂在身側的手漸漸握緊,身上卻無力的由著元欽抱著自己,此時,突然什么都不想再去想,就這一刻,讓自己放空思想,待在他懷里一會。

元欽還穿著盔甲,好一會才意識到的放開宇文云英:“對不起,這盔甲磕壞了你吧?”

“沒錯?!?/p>

“……”元欽看著她臉色恢復以往的那派清明,心里又范起一陣苦澀。

“那就勞煩太子殿下將那件衣服呈交給皇上?!?/p>

“你想做什么?”

“那真是黎嬪的鞭子,她也確實兩次想打我,不過由不得她,也是該讓她吃吃教訓了?!?/p>

“我明白了?!?/p>

元欽轉身走出屋門,雖然腳步輕快,宇文云英卻看得心中范苦,什么時候開始,他的背影已是這般蒼涼了?

他不是意氣風發,善攻心計的嗎?也會有這樣頹靡的時候,仿佛那背影上背負了千金重石一般,壓得他都沒有從前那般偉岸了。

不知怎的,宇文云英看著已經空了的屋子,也跟著嘆了一口氣,元欽的轉身的那一剎在自己心里久久不去。

相比他的那些動人情話,更讓人沉悶的是一瞬間沒了風華的他,像被沉入暗黑的水底的明珠,沒了光線也立即沒了光彩,黯淡無光。

元欽進宮不久便回來了,黎嬪已經被廢,貶為庶人,其母家也是被連累,皆是被貶了官職,被趕出了長安城,不得再歸。

宇文云英有些驚奇,皇帝這次為何如此狠得下心,竟是連黎家都貶了出去。

看著終于是梳洗了一番,換上了常服的元欽,如往常一樣來自己院子用膳,更是驚奇。

“怎的,我這里的吃食竟是比宮中的還要好,太子殿下都不去赴宴倒來了我這兒?”

元欽拉了拉許久穿過的常服,感覺衣服好似大了些:“總歸那些宴會你都不去,我去了也沒什么意思?!?/p>

宇文云英扯了扯嘴角:“又關我什么事兒了?!?/p>

“沒有你的地方都不想待?!痹獨J轉過頭認真的看著身側坐著的人,見其并不回眸,只好在心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到底還要多久,她才可以放下從前的芥蒂,到底還要自己做什么,她才可以重新將自己看在眼里。

之前并不急切,也是因為日子過得平淡,但此次上戰場,元欽卻是生死一線,險些喪命。

在關鍵時刻,是她的那只鐲子救了自己,在自己掉入懸崖時,是那只金絲編制的鐲子絞入了藤蔓之中,給了自己一線生機,借著藤蔓避過一劫。

已經把那只鐲子放在懷里心間的元欽,直到在掉入懸崖的那一刻,才終于明白,這注定的緣分早已是澆筑在自己心里。

那一刻想到的不是皇位,不是權勢,而是如果自己不在了,會不會有人護得好她,對于宇文家再沒有價值的她,會不會被善待。

就那短短的一瞬間,腦中卻是不停浮現與她的點點滴滴,曾經的她,那抹讓自己心悸的靈動,現在的她,讓自己神傷的疏離冷漠。

就突然不想再等了,不想再給她時間去淡忘,只想在短短的余生中,與她時時相依,片刻也不用分離。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