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八 蛻變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15

宇文云英坐在鏡前,小心的取下頭上的木簪,這枚帶著幾絲裂痕的簪子,印象中自小就伴在自己身側,但知曉這不是木遠陵所贈,也不是宇文泰放在自己身側,是如今唯一一個自己尚未解開的迷題。

將木簪重新插入發髻之中,鏡前的女子眼帶嫵媚之色的摸了摸步搖,看著那閃爍的金色從鏡子中晃到了眸中,嘴角浮起了一絲笑意。

“城主其實姿容清秀雅致,這樣妖嬈的裝扮反而更是承托出城主的芙蓉之姿?!遍T外走進來一青衣之人,搖著手中的折扇笑著道。

“齊王今日早起便是吃了蜜糖嗎?”

“只是實話而已?!?/p>

宇文云英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前,看著元廓吩咐人擺弄一大桌的早膳皺了皺眉:“不是早說過了嗎,不過是早膳,不必如此復雜?!?/p>

“城主的尊貴之軀,怎么屈就?”

宇文云英皮笑肉不笑的搖了搖頭,不客氣的拿起筷子,由著元廓站在一側幫著自己布菜。

仍是誰也想不到,堂堂齊王殿下竟是會在此處替一個丞相府小姐布菜,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宇文家勢大,連如今的皇帝也不過是受制于宇文家,整個魏室,做主的還是那個甘愿屈居丞相的宇文泰。

不論是鄰國,還是在本國,上至天子下至平民皆是知道,這個國家的皇帝是誰,都是由宇文泰說了算,所以齊王元廓在這里對著宇文泰的愛女諂媚,也不意外。

宇文云英看著一旁的元廓欲言又止的模樣冷了冷眼神:“發生何事了?”

“城主還是先用早膳吧?!?/p>

“同樣的問題,我不想問第二遍?!?/p>

“是?!痹畔率种胁疾说目曜?,稍稍湊近宇文云英的耳側:“找到了,的確還沒死?!?/p>

“在哪兒?”

“已經關在城主府地牢了?!?/p>

扔掉筷子,宇文云英直接起身走了出去,身后的人搖了搖頭只好跟著上去:“城主不再多用兩口?”

“不必?!?/p>

城主府的地牢初建不久,但卻可以稱得上是銅墻鐵壁,除了里三層外三層的侍衛把守,更是以銅澆筑了墻壁,嚴絲合縫得猶如一個封閉的籠子。

紅色的衣擺下踏出一雙大紅色的靴子,走在隱隱透出血跡上相得益彰。

自小習武的宇文云英走下階梯時,并沒有多大的聲音,但卻有一股威懾力散發出來。

緩步走進地牢的最深處,入目的是一副鐵鑄的犯人架和鎖鏈,上面捆綁著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木遠陵。

經過一輪的拷打,木遠陵本就重傷未愈的身子又添了不少新傷,但幸而這些皮外傷只是疼,卻不傷及骨肉。

“好久不見啊,木城主?!?/p>

宇文云英搖著裙擺坐到一旁干凈的桌椅旁,端起茶水聞了聞,覺得血腥味太重,復而放下,表情詭異的看著架上的人。

架上的木遠陵本來已經疼得懨懨欲睡,在聽到聲音后猛然會神,拼盡力氣抬起頭看著來人,冷哼了一聲:“孽障!”

“木城主是在罵自己嗎?還真的下得了口?!?/p>

“木馨玥,你個孽……”

“啪”的一聲,元廓一耳光打斷了木遠陵的話:“休得對宇文城主無禮!”

“宇文……城主?”

抬起自己的手指甲看了看,宇文云英猶如死亡倒計時一般慢吞吞的開口:“是啊,托您的福,不僅回了本家,還接手了殺人嶺,更是將殺人嶺變成了一個四通八達、繁榮富足的城鎮?!?/p>

“什……什么!”木遠陵目眥欲裂:“你……你竟敢破壞殺人嶺的規矩!”

“我不僅破了規矩?!庇钗脑朴⒍酥鵁岵枵酒鹕碜叩郊茏优裕骸拔疫€毀了你的畢生夢想,殺光了你的得力干將,還有炸死騙過了父親的你,不也被我綁在此處,任我宰割嗎!”

說完,熱茶傾杯倒下,沿著木遠陵的脖頸滑落下半個身子。

“從前,你以為這樣待我的?!庇钗脑朴⑷娱_茶杯大喝了一句:“誰泡的茶,不知道用滾燙的水泡嗎!”

站在桌旁的元廓提著茶壺放在一旁烙鐵的爐子上:“城主莫動氣,小王這就替您熱上?!?/p>

木遠陵抬頭細看了元廓一眼,鄙夷的吐了口唾沫:“皇室也淪為宇文走狗,真是廢物!”

“也總比你這個階下囚要好!”元廓說著便將一壺熱水潑了上去。

宇文云英皺著眉看了一眼元廓:“誰許你這么做了?”

“我……”

“這好歹是我義父,豈是隨便誰都能動手的?”

木遠陵心里剛準備欣慰,覺得眼前這個女人人性未泯,能拿捏她這么多年的自己,或許今日還有翻身機會。

還沒等他那份喜悅浮上臉龐,宇文云英就已經手扯過了他的衣襟,一雙渾圓的眸子死死的瞪著:“他要死,也得死在我手里?!?/p>

“他人都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養你數十年,授你武藝,你如今這般忤逆行為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呵,就你?”宇文云英一把松開手,走到一旁看著屋頂的小鐵窗:“天打雷劈算什么,就算是閻羅索命我也不怕,這世上只有我不想留,沒有誰收得走!”

“上有神明,下有鬼怪,你會有報應的!”

宇文云英忽然笑了起來,笑聲中皆是諷刺和酸楚:“若論報應,也該是你木遠陵!”

走回原處,宇文云英湊到木遠陵的耳邊,惡狠狠小聲道:“你別忘了,我有一雙陰陽眼,天生自帶邪體,只有你被我驅鬼嚇死的份?!?/p>

聞言木遠陵一怔,突然想到以前每次自己不敵時,總是這個女人用她那些邪術,招來鬼魂嚇垮對方,扭轉戰局。

雖然自己也有悄悄學習過她那一套,但奈何總是只有虛招式,并無實用之處。

這個不見能見鬼,還能驅鬼用鬼的女人,若真是狠下心來對付自己,怕自己真是沒有幾天好過活了。

“你個妖孽,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不過是一個女人,你能奈我何?”

宇文云英已經抬腳出了這件牢房,只是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話:“我可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