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七 世間再無木馨玥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13

隨著身影走近,那張與元欽只有三分相似的臉越發清晰起來,像是記憶的缺口被打開,一下流離畫卷皆是歷歷在目。

握緊了拳頭,女子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道:“世間再無木馨玥,從此只有宇文云英?!?/p>

元廓有些受寵若驚的走了過來,身為齊王的他,反而對著這名叫自己的素衣女子拱手行禮:“見過宇文小姐?!?/p>

“齊王有禮?!?/p>

“不知宇文小姐喚在下所為何事?”

轉身摸了摸馬背,女子帶著淡淡的笑意:“不知齊王是否有興趣幫個我忙?!?/p>

“但說無妨?!?/p>

宇文泰有些不舍的看著自己女兒上了馬車,再三囑咐叮嚀,還塞了不少細軟在車里,這才退回了門內。

元廓大步走了過來,沖著宇文泰拱了拱手:“丞相請放心,我定會照顧好小姐,不讓小姐有一絲不妥?!?/p>

“嗯?!庇钗奶┏呓藘刹剑骸氨Wo好英兒,才有來日?!?/p>

“是?!?/p>

與從前不同,如今是丞相府大小姐帶著一行人浩浩蕩蕩入了早一被踏平的殺人谷,不費吹灰之力便進了殺人嶺。

殺人嶺還剩余的人皆是面目赤紅的看著來的隊伍,恨不得立即提刀上去,但奈何個個中毒,無法亂動,只能是瞪著眼睛宣泄著自己的不忿。

一身紅衣的女子由一名白衣少年扶著下了馬車,發髻上步搖搖曳,在陽光下晃著人的眼睛。

定睛一看,人群中開始騷動。

“是木少主!”

“會不會看錯了?”

“不會錯,我見過少主許多次,這就是少主?!?/p>

紅衣女子身勢凌厲的轉身,一臉冷漠的看著那些人朗聲道:“從此之后,沒有木少主,只有宇文城主!”

元廓適時的退開一步,朝著女子彎腰拱手:“見過宇文城主?!?/p>

那些人皆是面面相覷,在女子狠厲的目光之下,慢慢開始動搖,覺得從前的少主當了城主也是理所應當,便也行禮道:“見過宇文城主?!?/p>

紅衣女子在這沒有一絲微風的盛夏,衣決竟是有些飄動,帶著那浴火重生的痛楚和決心,巡視了一眼眾人后,威風凌凌道:“自今日起,殺人嶺由我宇文云英做主,我宇文云英說的話便是規矩,做的動作便是鐵律,誰敢違抗,殺無赦!”

宇文泰帶來的人立即帶頭彎身行禮:“謹遵宇文城主吩咐?!?/p>

見那些遺留的人還未有反應,紅衣女子抽出元廓的佩劍,直接走到一個跟隨木遠陵做盡壞事的人面前,提劍直接砍下了頭顱:“還有誰有異議!”

那人的血濺了旁邊的人一身,被血濺的那個嚇得一激靈,急忙彎身行禮:“謹遵宇文城主吩咐?!?/p>

將劍扔回給元廓,紅衣女子轉身走進從前的城主宅子,話音卻在風中久久不停:“記住,你們只有一個城主,便是我宇文云英!”

元廓跟著走了進去,見紅珠正招呼著人灑掃和歸置,而自己又是齊王身份,只好去了后院,見到那抹紅色的身影正在站在一顆樹下,提步走了上去:“宇文小姐在看什么?”

宇文云英挑著眉看了一眼元廓:“你說什么?”

“城……城主?!?/p>

“嗯?!庇钗脑朴⑸焓终巯乱恢渲δ迷谑掷铮骸澳阌X得這樹如何?”

“甚是一般,不堪入眼?!?/p>

宇文云英點了點頭:“不錯,尋人砍了去燒了?!?/p>

“那敢情好?!痹苯由锨皳踉诹四穷w樹:“你不喜歡的,都拿去燒了?!?/p>

“你怎知我不喜歡?”

“我從你的眼中看到了厭惡?!?/p>

宇文云英冷笑了一聲,轉身直接走開:“齊王,太聰明了可活不久?!?/p>

宇文云英來了不過數月,便快速接手了城中的全部事務,且對城中進行大規模改革,不僅允許城中的人出去,還讓其與外界建立貿易關系,一步一步將殺人嶺變成一個鮮活的城鎮。

而殺人嶺得天獨厚的條件也吸引了不少人前來,一時成為全國最為聞名的地方,許多人都是慕名而來看殺人嶺獨特的風光,更是為了那個盛名天下的宇文城主。

傳聞宇文城主接管殺人嶺后,將殺人嶺變成這方圓百里最富足的城鎮,而且其殺伐果決更是令城民臣服。

宇文家本就聞名天下,此時又是出了一個宇文城主,更是威名赫赫,連齊王都是拜倒在宇文城主的石榴裙下。

而在蒲坂鎮守的太子卻是在數月之后才知道殺人嶺的風云變幻,聽聞殺人嶺城主被斬殺,如今是一位宇文城主主理,元欽險些直接跑了回來。

在蒲坂歷經了戰事,看慣了風霜,元欽才終于意識到自己已是有了牽掛之人。

那個第一次見自己就提劍砍人,那個撲到了自己,那個背叛義父只為幫自己遁走的女子,她如今怎么樣了。

在自己收到的情報中,沒有只言片語提到過昔日的木少主,而知曉殺人嶺死傷眾多后,元欽有些絕望的覺得她或許死了。

她那么剛烈的性子,即便一直想離開,也還那么執著的留在那里,在面對朝廷如此的圍剿,她怎么能承受。

自己去殺人嶺的目的確是如此,路線圖也的確是自己泄露,但是宇文泰答應過自己一定會留木馨玥一命。

如今自己不在,又相隔甚遠,即便再是牽掛也是無果,唯愿幸運眷顧,她一定要活著,等到自己抬喜轎去接她。

而殺人嶺中的宇文云英卻是絲毫沒再想過元欽,那就好像是一個一直不肯好的陳年傷疤,疤痕深深去除不了,揭開又疼痛不已,只能用衣衫先去遮蓋住,不看便不覺得疼了。

元廓每日都格外殷勤的追隨在宇文云英的身側,任何事都親力親為,連紅珠看了也有不禁有些苦惱,這齊王對自家小姐不會有那種心思吧。

雖說也是個封王的,但紅珠下意識就覺得這齊王配不上自己小姐,宇文云英是有鳳凰之姿,母儀之相,哪里是這個滿肚子壞水的齊王可以相配。

可偏偏她家小姐不這樣想,與那齊王竟是走得越發近了起來。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