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五 身世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06

再次在眼淚中醒來的木馨玥,躺在床上呆呆的看著屋頂,回想到在殺人嶺的點點滴滴,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自己在為仇人賣命,也在為仇人算計,結果卻賠了自己。

這些年來木遠陵的鞭策還猶在耳邊,每一次的訓練,每一次的責罰,都像是刀子,一刀一刀深刻在心上,舊傷未愈,又添新傷。

肩上的鞭傷已經敷好了藥,而肚子里的東西好像也還在,木馨玥掙扎了幾下起身,發現自己的門窗皆是被鎖。

猶如一個牢籠一般,找不到一個出口,木馨玥著急的提著板凳砸著被鎖死的門。

“別砸了!”門外木遠陵的聲音傳來:“在太子來娶你之前,你就給我好好待著,還有,別想費力逃出去,我已經給你下了藥,你使不出內力的?!?/p>

“木遠陵!”木馨玥第一次大聲喝出義父的名字:“你卑鄙無恥!”

“哼,你宇文家的人也差不了多少?!?/p>

木遠陵走后,木馨玥在屋中轉來轉去,想了許多法子還是出不去,而自己只要動作大了些,肚子就會有些不適。

一時之間,也不敢再胡亂動彈,只好整日躺著修養,除了每日開窗給自己送飯的人,木馨玥再是見不到其他人,連木遠陵也再也沒見到。

不知過了多久,已經換上了輕薄的衣衫,肚子也有不小后,木馨玥第一次聽見了門上有響動。

警惕的提著一顆凳子走過去,見開門進來的是那個給自己送飯的人,只好放下凳子:“何事?”

“少主,大事不好了!”

“還能有什么更壞的事?”

那人衣衫皺巴巴的,衣角上依稀還有著血跡:“朝廷的人打進來了,城中的人死傷大半!”

“朝廷的人?”木馨玥幾乎是從凳子上彈起來。

“不錯,宇文丞相親自帶的人!”

“木城主呢?”

“還在前線呢,受了重傷!”

木馨玥想了想,還是提了劍走出去,木遠陵活該,但還有這么多人是無辜的。

體內的藥效還在,而且還大著肚子,木馨玥幾乎是勉力的走了許久,才終于是走到了殺人谷旁。

入眼的皆是一片肅殺之氣,遍地的尸體和血跡堆積令人作嘔,掩著鼻子強忍著胃里翻滾,木馨玥挪著步子走到一處高地。

可以看見,殺人嶺所剩之人不多,而木遠陵也是身負重傷,另一邊朝廷的官兵勢如破竹,尋著路線進來直接壞掉了整個殺人谷的所有的法陣。

那個路線,還有對每一處的精確認知,正是出自自己之手。

木馨玥腳軟得癱倒在地,所以從始至終元欽的目的都未變過,就是要進來奪取路線和布置,就是來助朝廷剿滅殺人嶺。

被欺騙和背叛包圍,身邊再沒有可信之人,而自己一切都只是被算計的一場笑話。

看著下邊的廝殺,突然覺得很可笑,這到底是什么樣的世道,是什么樣的人心。

眼看著堆積的尸體越來越多,殺人嶺的人數驟減,給木馨玥送飯的那個人再也顧不上他的少主了,直接抄著劍就跑了下去,大吼著沖進了廝殺之中。

到處都是刀光劍影,遍地都是被鮮血灌溉的土壤,眼看著昔日的城民一個個倒在了腳下,木馨玥終于有了些意識。

既然這世上人人都可逆自己,那自己又何嘗不是,什么養育之恩,什么永不相負,既然都是一場算計,那為何不做得更精彩些?

你們花空心思想要的,這便要一一摧毀,你們都想要的結局,偏不讓你們如愿,自此之后這天上地下,只有天能滅自己!

刀尖劃著地面路過,木馨玥提著一把劍,如同地獄爬上來的修羅一般,赤著雙目走了下去。

木遠陵看著走近的木馨玥,愣了愣神:“你來這里干什么!”

不帶一絲感情的瞥了一眼說話的人,木馨玥冷笑了一聲:“管好你自己吧,老東西?!?/p>

走到一個對付領頭的人看得見的一個地方,木馨玥大喊道:“我要見你們丞相!”

領頭人嗤笑了一聲:“你算個什么東西!”說完,提著劍朝著木馨玥砍了過來。

木馨玥提劍接招,因為身孕和體內藥效的原因,直接退了好幾步才接住這一招。

領頭人看到木馨玥露出的手肘愣了愣:“這是……”

“你主子的標記你都認不得了?”

那人收回劍,打量了幾眼木馨玥,越看木馨玥越是覺得眼熟,便不再猶豫,提了木馨玥就飛了回去,直接落到了已方營地之上。

第一次看到這么多外面的人,木馨玥不經意的多看了幾眼,見到這里的營帳恢弘大氣,便是比之殺人嶺的房屋也不差。

那人放下木馨玥后,命人一旁的幾個衛兵看管好便轉身走了,站在原地的木馨玥理了理發髻,抖了抖衣衫,便好整以暇的候著。

約摸半個時辰后,從遠處走來一個身著暗色華服的男人,身后跟著那個領頭人,正朝著木馨玥疾步而來。

見到木馨玥的一剎那,宇文泰就再沒了懷疑,即便沒有印跡,宇文泰也敢肯定這就是他十多年前失蹤的女兒——宇文云英。

那張長得與自己極其相似的臉,就已經印證了兩人之間不可切斷的血親關系。

聲音有些顫抖的宇文泰一把推開還守在木馨玥身側的衛兵:“英兒……”

“父親?”木馨玥故作驚訝:“真的是您!”

“英兒!”宇文泰一把將木馨玥抱在懷里:“我的女兒啊,這么多年,為父找你找得好苦??!”

木馨玥跟著宇文泰走進一個營帳中,挽起袖子露出那個胎記:“我也是近日才得知我的身世,卻不知這么快就遇見了您?!?/p>

宇文泰看了看那個胎記,欣慰的笑著:“不錯不錯,這是我宇文家才獨有的印跡,你就是我的云英不錯?!?/p>

木馨玥表面上云淡風輕的笑了笑,心中卻是復雜萬千,不知自己走的這一步到底是對是錯。

宇文泰的名聲,自己并不是不知道,他攝政專權,跋扈獨制,說不上是一個多好的人。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