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四 嘆別離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01

眼睛蒸汽上涌,不自覺的流下兩行淚,木馨玥顫抖著雙手接過那支木枝,幾乎毫不猶豫的:“好?!?/p>

佳人在懷,美景在前,元欽也不自覺的感嘆,春天要到了,自己這顆封閉已久的心也要開始復蘇了。

過了些時日,天氣越發開始晴朗起來,氣溫也愈加升高,太陽暖洋洋的照在人身上很舒服,木馨玥懶洋洋躺在元欽的院子里,抱著一碟糕點吃著。

也不知近日是怎么了,木馨玥總覺得身上懶懶的不得勁,干什么都沒有精神,而胃口卻是大好,就喜吃些酸澀的果子。

若不是前日吃壞了肚子,果子全被元欽扔了,想來如今一定是抱著不肯撒手的。

天邊有一只黑色的鳥飛過,木馨玥的警惕的起身,跟著進了屋子,見元欽手拿著一張紙條,這才釋然一笑:“是你的鳥啊?!?/p>

看著手上紙條的人卻是表情凝重,眉頭似乎絞在了一起,木馨玥走過去,并未去看紙條,而是看著那雙眼睛:“怎么了?”

“出事了?!?/p>

元欽坐在木遠陵的屋子中一籌莫展,木遠陵也是面色鐵青:“殿下這是何意,是當我殺人嶺說來便來,說走便走?”

“國事當前,不可小覷?!?/p>

木遠陵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冷哼了一聲:“我可沒聽說東魏有進攻之勢?!?/p>

“殺人嶺地處偏僻,又消息閉塞,當然是……”

“殿下笑話了!我殺人谷的探子也是遍及全國的?!?/p>

元欽擰著眉看了看一旁站著的木馨玥,見木馨玥微微點了點頭后便不再說什么,轉身出了屋子。

“義父定是不會放你這尊大佛走的,不過你說什么,他都定以為是借口?!?/p>

“可如今戰事一觸即發,我作為當朝太子怎么置若罔聞?!?/p>

木馨玥抬手理了理元欽因發怒而弄得有些凌亂的衣襟:“我知道,你放不下的太多了?!?/p>

“馨玥,答應你的我都還記得?!痹獨J緊緊抓住那雙溫柔理著衣襟的手:“只是父皇他一向懦弱,若此時被宇文丞相趁機掌權,那我魏氏江山豈非不保,母后直到死時,都希望父皇一世安好,再沒了這個位字,父皇他更是……”

木馨玥雖然心中有些落寞失望,但還是勉力擠出一個笑容:“我懂,你是希望一切都平穩了再考慮自己?!?/p>

“還是你懂我?!?/p>

輕輕嘆了一口氣,木馨玥抽出手:“你等著,我送你出去?!?/p>

約摸一個時辰后,木馨玥提著一個包袱返回,拉著元欽向外走著:“走吧?!?/p>

走到殺人谷邊上,將包袱遞給元欽,木馨玥有些落寞的看了一眼殺人谷深處:“這里面有替你準備的干糧和一些驅法用具,還有一張我費盡心力畫的圖紙,跟著我標記的線路你就可以安全的出去了?!?/p>

“馨玥……”元欽拿出那張圖紙看了看,以自己進來時所見做對比,的確是一條最安全的捷徑,規避了所有的法陣陷阱:“謝謝你能理解我?!?/p>

木馨玥背過身去:“你走吧?!?/p>

幾乎就在那一瞬,元欽脫口而出:“你和我一起走吧?!?/p>

“這里是我的家,也有我還想守護的東西?!蹦拒矮h含著熱淚轉過身:“我會在這里等你,等你用喜轎抬我出去?!?/p>

仿佛這一眼看完,此生再也見不到一般,兩人的目光交織在一起,久久的不愿分開。

這短暫的相守,已是木馨玥生命中最溫暖的時光了,如果真的是要永別,也算有了慰藉。

“這給你?!蹦拒矮h從懷里拿出那枚玉佩:“有它,你行事方便些?!?/p>

“你怎的把它拿來了,那木城主……”

木馨玥推了推元欽:“無妨??熳甙?,一會義父發現你就再也走不了了?!?/p>

與元欽依依惜別后,木馨玥回到家中,剛進門就被迎面而來的鞭子直接打在肩上。

悶哼了一聲,木馨玥面無表情的跪下:“他已經走了?!?/p>

“孽障啊孽障!”木遠陵說著又是一鞭落下:“你敢放走他,還偷走了玉佩,如今真是膽大包天了啊,敢與我作對!看不打死你!”

“我有了孩子?!蹦拒矮h對上木遠陵的目光,抬手輕輕撫上肚子。

“什么!”木遠陵還是狠心的又抽下一鞭:“你個孽障!”

“不是你讓我這樣做的嗎!如今有了這樣的結局不也是你一手造成的嗎!”木馨玥通紅著一雙眼睛,聲嘶力竭的喊道:“從小我就對你言聽計從,可你有哪一刻為我考慮過,如今這般不也是你野心如此嗎,哪里怨得了我!”

木遠陵氣得全身發抖,捏著鞭子的手咔咔作響,朝著木馨玥跪著的地面重力的打了一鞭:“你跟你那個爹一樣,野蠻混賬!”

“爹?”木馨玥揪住這個字眼:“我不是你撿來的嗎!”

“撿來的?呵,你以為我木遠陵會撿一個毫無用處的廢物回來嗎!”

顫抖著雙腿起身,木馨玥扶著一旁的椅子:“你什么意思!”

木遠陵一把扔開鞭子:“想知道是吧,那我告訴你,你是我當初從宇文丞相府偷來悄悄藏著養的的,宇文云英小姐!”

“怎么會……”木馨玥不可置信的站著,感覺有些天旋地轉:“怎么可能?!?/p>

木遠陵走近兩步,一把拉過木馨玥的手,將袖子拉上去,指著手肘上的一塊紅色胎記:“這便是你們宇文家族的標記,惡心人的東西!”

木馨玥此時才明白,為何木遠陵如此憎惡朝廷,原來是與宇文泰有著世仇,所以才偷了他的女兒,來到這里接任城主。

又為何會對身為太子的元欽如此欽慕,是想要借著一直受宇文泰控制的皇室,來報復宇文泰。

而木遠陵的這些陰謀之中,自己一直都是一顆最無辜的棋子,本該是丞相府小姐,享受著錦衣玉食和無限寵愛,卻被他拉到這里,變成一個他復仇的工具。

突如其來的真相令木馨玥站不住腳,而且本來月份就不足的肚子更是絞痛了起來,一下子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