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三 情深不壽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095

蘇子煜遞給筱薇一塊令牌:“有了這個,你可以安全的離開這里,找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好好生活下去?!?/p>

“我不會走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p>

“我不能讓你陪著我送死!”

筱薇抬手撫上蘇子煜的臉龐,仔細的用手指描繪著蘇子煜的眉眼:“我不能離開你,沒了你,活著又有什么意義?!?/p>

不過兩天,城中所有的糧草都已經消耗殆盡,隨著匈奴攻城加大,云中城已經不保。

蘇老將軍對筱薇隱忍的不滿也終于爆發,在筱薇給士兵送粥時揮手打翻了食盒。

并沒有怨恨蘇老將軍對自己的所為,筱薇只是心疼那些粥,如今比黃金還珍貴的食物,就這樣被潑濺到泥土里。

身上還殘留著血跡的蘇子煜匆匆趕來,將呆愣著看著泥地的女子護在身后:“父親,如今形勢已如這般,為何還揪著薇兒不放?”

“她迷你心智,害我蘇家,如今惺惺作態,你還護著她!”

“她怎么了?”蘇子煜有些不滿:“為將士治傷包扎,費勁心力準備食物,到底做錯了什么!”

蘇老將軍鄙夷的看了看蘇子煜的身后:“行軍打仗,排兵布陣最為重要,為何我們節節敗退,又為何我們沒有援軍,你還不清醒嗎!”

筱薇在身后重重的出了一口氣,近日被戰事磨滅得心力交瘁,縱然蘇老將軍如何誣蔑自己,都不曾放在心里過。

但此刻,心里彌漫著強烈的失望,忍不住推開身前擋著的人,走到圍觀人的中央。

“蘇老將軍,事已至此,您為何還是不懂,您對人心的叵測,您的專職蠻橫,您的這些不可一世的唯我獨尊的理念,才是圣上要滅蘇家的決心?!?/p>

筱薇拿過一個士兵手上的碗,仰頭喝了下去:“我不會下毒,也不會害子煜,更沒有害你們蘇家的心思,但我知道,求救無門唯有自救,與其花心思在這里教訓我這個不入流的民間女子,還不如想想怎么守城,怎么保住這些人的命!”

說完后,毅然決然的將手中的碗砸下,轉身走開。

張道士找到筱薇時,已經月上枝頭了,筱薇坐在一個小山坡上,靜靜地看著夜空。

拍了拍還在發呆的人,張道士坐在筱薇身側:“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里不需要我們,我們也幫不上什么忙?!?/p>

“我不想走,不僅是因為他在這兒,更是因為看到這戰爭有多么慘烈,我……”

張道士無奈的笑了笑:“用情至深,情深不壽,一向通透的你怎么如今到自己想不通了?!?/p>

像是一個百歲的老人一般,筱薇抬起那雙眼神有些蒼老的眼睛看了看城里,從前的燈火輝煌再是不復,只有滿目瘡痍。

“你看,這里的人本來都生活富足,如今卻家破人亡,那些將士們也是病殘不少。生而為人,為何卻有三六九等,上位者享受著錦衣玉食,而這些下邊的人哪怕為其賣命卻也是得不到善終?!?/p>

“我以為你從不有家國情懷,只要自己過得舒適就好了?!?/p>

筱薇從袖口中拿出一張符紙遞給張道士:“你幫我看看,這是什么?”

張道士一臉疑問的接過,展開那張黃紙,投入眼簾的一副復雜的五行陣。

上面用朱砂畫著密密麻麻的符號,每個符號的拐角之處都用狗血點過。

“這……”張道士張了張口,卻是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陰兵過境,寸草不生?!?/p>

張道士臉色無比難看,拿著符紙的手有些顫抖:“你想做什么?”

“這不是我畫的,是我在子煜的書桌上的夾層發現的,這個是不是可以召喚陰兵的陣法?”

“不錯,以靈魂獻祭,以骨血為食,以輪回為約,召喚陰兵壓境,無往不勝?!?/p>

筱薇了然的拿回那張符紙揣回袖中:“我聽聞地界有招魂令,可以實現人的任何愿望?!?/p>

“如果你想用招魂令為他翻盤,我勸你還是省省吧,敵軍這么大的陣仗,即便你召來百人的壽數獻祭也是無用?!?/p>

“我知道?!斌戕蓖蝗幌氲街澳莻€厲鬼喚錯自己為招魂使,這其中原因已經無法究其原因,但下意識的就覺得招魂令絕不可行。

看到蘇子煜藏著的這張符紙時,就已經知道他已經做好了要犧牲自己保全他人的準備,而且,這一天就要來了。

蘇子煜不知道怎樣說服了蘇老將軍,居然是邀來了筱薇吃茶。

糧草已經不夠支撐過三日,所以看著桌上簡陋的以水代茶,筱薇一點也沒有驚訝,反而是從容的端著杯子喝著。

桌對面的蘇老將軍看著蒼老了不少,不過幾天就已經白發密布,臉上溝壑叢生。

反觀蘇子煜倒像是精氣神不錯,目光炯炯的看著筱薇。

“不知蘇老將軍喚我來何事?”

蘇老將軍目光誠懇的看著筱薇:“有事勞煩薇姑娘?!?/p>

“您請說?!?/p>

“如今已是彈盡糧絕,再無回轉之地,所以老夫決定明日帶領一隊精兵突襲,爭取拿下敵方首領首級,但任務兇險,我蘇家就只有子煜一個獨苗,所以還請薇姑娘代為照顧子煜,帶離他遠離朝堂,隱匿一世?!?/p>

蘇子煜沒想到蘇老將軍是要說這番話,一下站起了身:“父親!我不會當逃兵,我也不可能丟下你們茍且偷生!”

蘇老將軍拉過蘇子煜的手:“我蘇家忠烈,但絕不能絕后??!”

“蘇老將軍請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子煜的?!斌戕秉c了點頭,算是應下了。

“薇兒!”蘇子煜來到筱薇的房間:“你怎會答應父親?”

筱薇有些慌張的藏起一沓符紙,拉著蘇子煜走到另一邊坐下:“只是為了讓蘇老將軍安心而已,我知道你不會走的,我也不會走的?!?/p>

蘇子煜欣慰的擁著筱薇:“若論誰最了解我心意,除了你再無別人?!?/p>

“是啊,我自然是最了解你的?!斌戕本o緊的捏著袖口,還有袖口里的那張符紙,心中已經打定好了主意。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