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九 治傷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01

木簪在夜空中青光加深,直直朝著女鬼的心口而去。

“??!”凄厲的一聲女聲后,木簪穿破女鬼的胸口,女鬼倒在了地上,渾身抽搐著。

筱薇走上前去,拿著桃木劍從女鬼的天靈蓋刺入:“你且去吧,你的仇我替你記著?!?/p>

女鬼瞬時消散,院中恢復了安靜,連風都靜止了。

一旁的元老板早已經暈了過去,而筱薇撿起木簪看了看,木簪上已經有了兩條細小的裂紋。

筱薇小的時候被一個惡鬼纏上,木簪不小心沾到自己血后滅了那惡鬼,但此后便有了一條修復不了的裂痕。

有些痛心的將木簪插回發髻,筱薇也不知道這木簪還能護自己多少次。

蘇子煜走到筱薇身側:“沒想到你如此厲害?!?/p>

“你也不差?!斌戕笔栈靥夷緞ι系你~錢:“一般人受那厲鬼一擊后,早沒了命,對了,你傷得可重?”

蘇子煜強忍著肩頭的劇痛,咧開嘴笑了笑:“無事?!?/p>

筱薇不相信的撇了一眼蘇子煜,朝著蘇子煜的肩頭上看去,傷口已經隱隱發黑,而傷口不能愈合還在流著血。

“先帶你治傷?!斌戕狈鲋K子煜就出了元老板家,走到門口時,沖著半空大喊了一句:“給我拿點糯米和藥來!”

蘇子煜看見一個穿著道袍的男人從墻頭上跳下來,拿著梯子就朝著夜色深處飛奔而去。

筱薇扶著蘇子煜回到了自己屋中,取來一盆清水后,看著坐在屋中的蘇子煜:“脫了吧?!?/p>

蘇子煜臉微紅了一下:“什么?”

筱薇拿起一塊布在水中揉搓著:“治傷啊,難不成是什么?!?/p>

蘇子煜有些尷尬的褪下半邊衣裳,漏出小半個肩頭。

筱薇倒是沒有忌諱男女有別,只是專心的看著蘇子煜的傷口。

抓痕很深,已經傷到了肩胛骨,而傷口周圍有黑氣滲出,想必已經是入骨的劇痛。

“很疼吧?”筱薇拿著毛巾輕輕的擦著傷口周圍,輕聲問道。

“還好?!?/p>

筱薇癟了癟嘴:“雖然是個將軍,但是也會痛,也會傷,在我面前不用強撐著,痛就喊出來?!?/p>

說著筱薇便放輕了手下的力氣,小心的擦拭著傷口上的血跡。

“嘶……”蘇子煜倒吸一口冷氣,卻還是緊咬著牙,不再吭聲。

筱薇放下手中那已經被血染紅的布,看了看門外,去張道士手中接過東西,便打發張道士走了。

張道士一步三回頭的走了,眼中滿是好奇。

“這糯米撒上去會有點痛,你且忍忍?!斌戕被氐轿輧?,拿起一把糯米道。

“無妨?!?/p>

筱薇嘆了一口氣,將另一只手遞給蘇子煜:“要是疼得不行,你就捏我的手罷?!?/p>

說完,筱薇不再多話,捏了捏手中的糯米,直接朝著傷口撒上去。

糯米接觸到傷口時,猶如油炸似的滋滋作響,傷口周圍升起一片白氣,慢慢的將那股黑氣壓了過去。

筱薇細看了看,見傷口已經恢復了紅色,這才放下心來看向蘇子煜的臉。

蘇子煜此時猶如刮骨一般,劇痛無比,但仍舊是死咬著牙不吭聲,將本來已經蒼白的嘴唇咬了出血。

筱薇抬手擦去蘇子煜額頭上密密麻麻的汗,抽住那只沾滿了蘇子煜手心的汗的手:“你若捏我的手,至少可以轉移一點點的痛感?!?/p>

“我不會傷你?!?/p>

筱薇低頭淺笑了一下,熟練的拿起藥瓶將傷口上灑滿密密麻麻的藥粉,再細細的包扎上。

處理好后,筱薇剛準備端著那盆血水去倒掉,蘇子煜便疼得暈了過去,直接倒在了筱薇的身上。

“痛成這樣也不吭一聲?!斌戕眹@了嘆氣,扶著蘇子煜去了床上躺下。

直到天亮,蘇子煜都一直發熱,額頭上劇燙無比,筱薇就一直替他換著額頭上的帕子,直到太陽升起,才趴在床頭睡去。

過了午后,滿臉蒼白的蘇子煜才悠悠醒轉,轉頭看向床頭,是筱薇趴著的沉睡側顏,心里一陣暖意襲過:“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p>

筱薇醒來時蘇子煜已經不在了,而自己也是好好的躺在了床上。

若不是看著桌上放著的藥瓶,筱薇真以為昨晚那是個夢,因為蘇子煜走前竟是還將屋中打掃了一下。

起身用了膳后,筱薇又是沉沉的睡了過去,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天亮。

若不是張道士在院子外的呼喊聲,筱薇定是準備睡到日上三竿的。

“怎么了?”筱薇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揉著眼睛開門問道。

張道士一臉古怪的看著筱薇:“元老板出事了你可知道?”

筱薇不以為意的走到院中喝了一杯涼水,稍稍沖走了一些睡意:“鬼不是滅了么,還能出什么事?”

“蘇將軍下令嚴查元老板,不過半天便已經查出元老板多項惡事,如今已經將元老板抄家下獄,擇日問斬?!?/p>

“什么?抄家!”筱薇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來:“那我給他抓鬼的錢誰結?”

張道士聳了聳肩:“現在鎮中都傳遍了,說元老板是作惡多端才招上惡鬼?!?/p>

“是厲鬼,要嚴謹!”筱薇辯駁道。

“是是是,厲鬼?!睆埖朗亢闷娴睦^筱薇:“不過那晚的那男子是誰,你們這么你儂我儂的,可是有什么隱情?”

筱薇推開張道士:“哎呀,走開走開,別多事?!?/p>

元老板名下的生意被全部接手,家宅被封,縱容作惡的其家人皆是被貶為奴,其余無辜家仆返還了賣身契,全部被打發走了。

筱薇路過元老板的臨雨樓時不禁暗嘆,這蘇子煜太不夠意思了,虧自己還給他治傷來著,怎么如此雷霆就處理元老板。

不過那日也得虧他替自己擋了那一下,不然落在自己身上,不知還活不活得成還是個事兒。

“招魂使到底是誰?”筱薇走在街上念叨著,那日那女鬼說的是何人,為何又將自己認錯,怕是再也沒有答案。

轉過一個街角,筱薇正想去常去的面攤吃碗面,卻見那個老板一見了自己,就急忙點頭哈腰的過來:“您來了?”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