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一 生死簿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098

染靈也跟著變了臉色,自己已經有了人身,已經屬于三界之內的生靈,但生死簿寫不上去,自己會怎樣?

越想越害怕,染靈不自覺的拉著鬼神的衣角:“會不會是將將才有人身,所以還不能寫上去?”

鬼神看了一眼判官,判官會意的退開到一旁,鬼神這才拉過染靈的手握住判官筆,祭出全身的靈力再次落筆。

仍舊是無用,一旁的判官也被殿內的氣氛壓的直不起身,只好拱著手小聲道:“眾生記載皆是天生,大人這樣強加上去,怕是有違天道?!?/p>

“滾!”

判官被鬼神嚇得一激靈,急急忙忙的提著衣角退了出去。

染靈抽出手,將判官筆放在一旁,安慰的摸著鬼神的手背:“我從前也不在這上面,應該無事?!?/p>

鬼神眼神復雜的看了看染靈:“從前你本就不屬于三界之內,自另當別論?!?/p>

“現在也不算啊?!比眷`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故作鎮定道:“我這也不算是吧?”

鬼神抬手揮走了生死簿和判官筆,伸手摸向染靈的頭頂,閉上眼細細感應著,染靈的魂魄尚好,但肩上并無魂火,算不得上是個人,準確說,不是個完整的人。

但縱然染靈修煉了如此多的靈力葉子,也未曾能修到鬼身,如今這倒是像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染靈不以為意的拍了拍鬼神的手,安慰著道:“準是我最近疲懶了些,也未曾修煉,所以才這般?!?/p>

“你可知你自己的溯源?”

染靈愣了愣神,不自在的走開,不敢面對鬼神:“怎么了嗎?”

“為你塑成真身,已經刻不容緩了?!?/p>

“不急,我現在不是好好的么?”

“我曾得見天機,知曉如何對付華,更知該如何為你塑真身?!?/p>

心里已經有了答案的染靈,渾身顫抖著轉過身看著鬼神:“你什么都知道了?”

“只有我,能護你,也只有我,能破了這個迷局?!?/p>

“我不要!”染靈捂著耳朵蹲下身,不停地搖著頭:“我不同意?!?/p>

鬼神也不敢走近染靈,只是痛苦的閉上了眼睛:“我會將你送到昆侖,有師尊護著,總能保全你到我回來?!?/p>

染靈抬起頭,眼淚已經布滿了整張臉,眼底全是歇斯底里的情緒:“若你回不來呢!”

鬼神默然,染靈也不再說話。兩人相對無言,空氣彌漫著一股末日將至的味道。

染靈捂著那顆越來越會疼的心臟,緩緩站起身,呆呆的看著鬼神所在的方向。

雖然眼角一直有淚在滑過,但染靈卻很明白,墮忘川,入輪回,九死一生是什么意思。

那便意味著,鬼神要卸掉這成神之身,拋卻全部記憶,入那凡世歷經劫難,才有一線生機。

染靈突然想到自己此前窺見的過去,都言窺天機需背負常人所不能背負,這便是代價吧。

不是染靈祭出靈魂交還給鬼神,助鬼神歸位,那便是鬼神為自己墮忘川,入輪回。

染靈想也沒想的掏出一把靈劍抵在心口,將準備飛身過來的鬼神攔在兩步開外。

“墨,其實我也看見了,我知道我來自哪里,我也知道該當如何?!?/p>

從來冷漠如冰的鬼神,眼角也微微紅了起來,有溫熱的液體在眼眶中回旋。

“你放下劍?!?/p>

“你別想著瞞我,我知道你想要去跳忘川!”染靈將靈劍緊緊握住,身周也祭出了靈力織就了一個結界:“我就是你,我來自于你,所以我可以助你歸位,從此天上地下,再無敵手,再無危險?!?/p>

鬼神捏緊了拳頭:“你在說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從一開始這就是華布下的局,他不僅要你心死,還要你魂滅,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被他算計,我更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去死!”

“你先放下?!?/p>

染靈哭著搖了搖頭,美好的日子自己還沒過夠,真的還沒過夠。

方才生死簿上落筆成灰時,染靈就已經想通了所有的關節。

從一開始,華封印鬼神時,便不是沖著將鬼神封印住而來的,他要的就是鬼神傾盡全力破出。

這樣,便可以有了自己,否則這么多年來,那股靈力為何安然無事直至成人。

而華也知道,自己注定會和鬼神互相吸引,所以一步一步下著棋,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鬼神。

華的最后一次出現,便是要催促著自己和鬼神去窺天機,這樣,他要的結局就可以來了。

要么自己死,鬼神即便歸位也會神傷不已,從此一蹶不振。

要么鬼神入輪回,求死容易,求生無門。

想到此,染靈看了看身前的心愛之人,鬼神眼中滿是著急和痛惜,染靈更是心下劇痛。

想到天機中的那句話,染靈強忍著眼淚開口:“墨,從一開始,便注定我們會糾纏,這便是命數也是境遇,我不允許你傷害自己,我只能盡我所能保護你,成就你?!?/p>

“我讓你放下劍你聽到沒有!”鬼神第一次對染靈氣急了起來。

染靈定定的看著鬼神的眼睛,見那雙讓自己沉淪的眼睛,已經失去了光華:“你從不曾流淚,別……”

鬼神看著染靈的靈劍已經隱隱沒入了染靈的心口,心里一著急,直接揮手朝著染靈打去。

結界應聲而破,染靈被打退了兩步,靈劍被脫手而出。

鬼神一個瞬移到染靈身前緊緊抱住染靈:“我從未傷過你,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p>

染靈腳下無力,借著鬼神的身子穩住身形,忍住喉間翻涌的血腥氣:“我就是你,我就是你的靈力……”

“住口!”鬼神眼角的淚滑落到染靈的肩上,沾濕了染靈的衣襟:“你只是你,你是一個單獨的生命,是我的墨夫人?!?/p>

“墨,我本就是不該出現在這世間的啊,不然怎么會無法入生死簿,這便是我的命數啊?!?/p>

“我不許!”

染靈抬起頭看向鬼神,憐惜的伸手擦去鬼神的眼淚:“你可知,我從不想入那涵蓋三界的生死簿,我只想入你的生死簿?!?/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