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八 參不破的是情劫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25

幸而余氏也是個溫婉賢惠的,一點也不介意的接過道子手上的掃帚“我幫你吧?!?/p>

道子欣慰一笑,與其在院中靜靜的整理著,時不時交談幾句,宛若一對人界的尋常夫妻一般。

待染靈與鬼神返回地界后,才不過兩日,道子便攜了余氏前來,鬼神心情甚好的接受了這此前從不待見的拜見,看著殿下站著的兩人開了口“有了家室后,切記要情有所鐘,安分守己,好好過日子?!?/p>

“是?!?/p>

一旁的染靈聽了卻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安分守己,鬼神好像是對著自己說的?

道子成親的時候倒沒有娶親時的那般大張旗鼓,簡單的行了個儀式便也算是禮成了,席間一直未見到幻,難得能獨自出來的染靈便借著找幻的由頭四處逛著。

在四處走了許久仍舊是沒看到幻的影子,染靈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這道子成親,幻怎么也該在現場,莫不是這幻看著道子成了親心中有些不忿?不該啊,這幻看著可沒有龍陽之好。

染靈幾乎將地界尋了個遍,就差去閻羅殿了,幻就如同蒸發一般,毫無蹤跡。

泄了氣的染靈蹲在黃泉一側,撿著地上的小黑石子,扔到黃泉之中。

水里的蛟龍實在受不了了,冒出一個龍頭罵道“你到底要如何!還不讓人休息了不成!”

“看見幻了嗎?”

“什么幻,不認識!”

染靈白了一眼蛟龍,繼續拿起石子胡亂丟著,那蛟龍身上時不時會被打上一顆,強忍了用尾巴掀翻眼前人的沖動“他怎么了,死了?”

“失蹤了?!?/p>

“那就去找啊,在我這兒鬧什么鬧?”

染靈收回撿石子的手,甚是苦惱的站起身“這日子啊,總是這般,如意不過兩三天,想來,這腥風血雨又要來了吧?!?/p>

蛟龍疑惑的甩了甩頭上的水,還欲再說話,已是見著染靈轉身離開了。

染靈皺著眉回了鬼神殿,看著殿上的鬼神輕輕的開了口“大人,我想去人界一趟?!?/p>

鬼神挑了挑眉,似乎極不滿意染靈的稱呼,但卻未提及,只是淡淡的問“為何?”

“幻失蹤了,我想了想,應該是那個人所為?!?/p>

鬼神握著筆的手頓了頓,甚為不悅“你想如何?”

“還未想好?!?/p>

“可需要我陪同?”

染靈見鬼神如此知曉自己心意,心中的憤懣少了些許,沖著殿上人甜甜一笑“染靈一人去即可,有些事還是該自己去了結?!?/p>

“只許三日,之后若未能解決,我便會出手?!?/p>

“是?!?/p>

染靈慢悠悠的來到人界,走到了那片樹林之中,還未待到深處,便聽見一陣悠悠的笛聲傳了出來,伴著隨風飄落的樹葉,落在染靈的面前。

右手幻化出劍,染靈打散面前有序飄落的樹葉,眼神犀利的盯著林中深處“出來吧?!?/p>

丘懷帶著莫測的笑容緩緩步入染靈眼中,那滿額的血紋已經迫不及待爬上了丘懷的側臉,此時的丘懷不像個道士,卻似個惡魔。

“本以為你安生了,為何還是這般造作?”染靈未收回靈劍,只是表情淡淡的看著丘懷。

“想你得緊,也只有這樣的法子能讓你來了?!?/p>

“你于我有救命之恩,但這不會是阻止我殺你的理由,丘懷,這是最后一次機會?!?/p>

丘懷眼色暗了暗,嘴角卻浮起一絲詭異的微笑“你可知你有幾分勝算?”

染靈心情沉重的垂了垂眼“此事為你我二人之事,萬不要再牽連他人?!?/p>

丘懷抬手捻起一抹黑色的煙霧,那股熟悉的靈力從丘懷的指尖流轉到染靈的身側,不過挨到了染靈肩頭一下,便消散不見。

染靈緊咬著牙閉上眼,片刻之后才緩緩睜開眼看向丘懷“你自詡情深,我卻看不出你的情在哪里,從始至終你愛的不過是你自己,是你的所想,是你的執念!”

還未等丘懷反駁,染靈繼續說道“從前我總覺得你心性善良單純,卻不知竟是這單純害了你,讓你這般禁不得蠱惑!”

丘懷眼神越發黯淡,面對染靈的厲聲質問竟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思翻涌之時,竟未察覺到自己滿額的血紋已經綻裂出紅光。

染靈抬劍指向丘懷“你對得起你的師尊,你對得起清微觀,對得起你的道嗎!”

染靈的大喝,像是一座金印一般,狠狠打在丘懷的心上,震得丘懷的身形也晃動了幾分。

遠處似乎隱約有笛聲再次傳來,飄入到丘懷耳中,仿佛有牽引一般,引得丘懷方才被提起的記憶又被瞬時拉走,徒留著滿腔的怨念。

染靈幾乎是深惡痛絕的看了一眼笛聲來源之處,揮手將招魂鈴打出,招魂鈴所過之處,一片電光火石,笛聲因此而斷。

“下一個死的就是你!”染靈看著招魂鈴落下的地方狠狠說道。

此時的丘懷額頭紅光大作,周身有熱浪在席卷,將一旁的樹和腳下的草皆是卷起了一股焦味。

染靈收回看向笛聲的眼神,舉著劍走近了丘懷兩步“你醒悟與否在于你自己,若是修道之人皆是你這般,那我看這世間便也不用再有道士的存在了!”

似乎還殘存著一絲善念的丘懷抬手捂住自己的額頭,用近乎懇切的語氣道“你為何從不明白,第一眼就已動心的人,怎么放得下手,一旦深埋,要么枯死,要么生長為參天大樹?!?/p>

“我當然懂!”染靈有些不忍“但,感情不僅有先來后到,更有從一而終。我對你從來無情,便是你救我,也只有恩?!?/p>

丘懷捂著額頭的手不住的顫抖,渾身仿似有什么東西要爆開一般疼痛,止不住的彎下了腰“師尊說過,你于我有緣,也是我得道的劫難,我也早知這是情劫,但我終究是未參破,我過不了這個劫,也放不下這段巧遇?!?/p>

丘懷臉上的血紋越發擴大,幾乎爬滿了整張臉,顯得觸目驚心,丘懷半跪在地,雙手捂著額頭用力與體內的力量博弈,眼睛卻不自覺的看向染靈“若能重來一次,我寧愿我那日從未見過你?!?https://)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