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七 執念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03

越想越傷懷,丘懷拖著疲累的身子繼續走著,仍然只看無盡的黑石和巖漿。時間漸漸流逝,丘懷感覺自己氣息都弱了一些,無力的倒在了一塊黑石上。

懷中的招魂鈴滾落出來,落在了丘懷的臉旁,丘懷看著招魂鈴,像是看著染靈一般,像是回到了一起在清微觀的時候,那時候染靈身心皆負傷,自己守護在她身側,看著慢慢走出傷痛,慢慢恢復以往的笑顏。

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但還是恍若昨天。還記得剎來找自己告知自己染靈在何處時,自己還是立即馬不停蹄的趕了過去,本以為十年未見,自己早已放下,卻還是在聽到她的消息時,心中悸動。不僅是想要見她,確認她安好,還是因為那張夜夜夢見的臉,已經讓自己思念成疾。

“染靈,我救不了你了,就連最后一眼也見不到了?!鼻饝蜒劢怯幸坏窝蹨I滑過,滴在了招魂鈴上:“我不想回去了,沒有你的人界,太冷清了,我不想再過那樣的十年,度日如年,相思成疾?!?/p>

像是受到了丘懷心如死灰的感召,招魂鈴隱隱發出了白色的光,丘懷看著招魂鈴的白光飛去了遠處,立即起身拿起招魂鈴朝著那個地方狂奔而去。

此時的染靈才受夠地火,已經一臉面如死灰的看著眼前的地上,任憑華如何叫囂,都是沒有反應。

華有些生氣,覺得這丫頭如此就沒了生念真是沒用,便想找找身側是否有石子,想要扔在她腦袋上將她打醒。

遠處丘懷的身影跑了過來,華疑惑的抬頭:“這又是誰?”

丘懷遠遠的看見被釘在石柱上的有一人,更是加快了腳步跑到近前,見到是確是染靈,只是染靈四肢和肩頭都被鎮魂釘釘死在石柱之上,傷口處的血也無法完全的凝固,時不時還滴落下來。而染靈臉上和身上皆是天雷劈過的血痕,一條條觸目驚心,丘懷顫抖著手撫上染靈垂著的臉上,輕聲喚道:“染靈,我來了?!?/p>

染靈絲毫沒有反應,毫無生氣的垂著頭,若不是還半睜著眼,丘懷定是以為染靈已經死了。

丘懷又是喚了好幾聲,染靈還是怔怔的毫無反應,身后的華悠悠的聲音傳來:“我都將這丫頭罵了個遍,都未曾見她有過一絲反應?!?/p>

丘懷轉過有看向聲音的來源之處,見到華的樣子卻是一驚:“鬼神?”

華摸了摸自己的臉,笑了笑:“我可比他好看多了!”

“你不是鬼神,你是誰?”

“你莫管我是誰,先喚醒那丫頭要緊,我可是無趣了幾日了?!?/p>

丘懷只得不停的喊著染靈,染靈仍舊是沒有反應,丘懷無法,只得抬手去拔那鎮魂釘,卻是在剛碰到鎮魂釘時,手立即被鎮魂釘的靈力割了一大條口子,頓時鮮血淋漓。

“誒!那個你拔不出的!”

丘懷并不理會華,只是心疼的看著染靈:“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

說完,丘懷又是雙手握住鎮魂釘,強自忍住痛楚,用盡全力的向外拔。

華在一旁看著不耐煩的扯了扯身上的鐵鏈,覺得這個人也是無趣,又是一個來送死的,便斜躺了下來,半閉著眼假寐著。

染靈左肩的鎮魂釘已經被丘懷的鮮血浸透了,順著鎮魂釘滑落在染靈的衣衫之上。

丘懷手掌的傷口已經深入骨,傷口兩旁的皮肉都已經綻開,但丘懷仍舊是未放手,死咬著牙拼命的與鎮魂釘的力量對抗著。許是丘懷的血沾滿了鎮魂釘,也許是丘懷的執念感念了鎮魂釘,那顆鎮魂釘竟是隱隱有了松動的之像,竟是被丘懷拔出了一寸。

一旁的華猛然的睜開眼,坐起身來看著丘懷:“小兄弟,你會沒命的?!?/p>

丘懷見鎮魂釘松動了,心里一喜繼續用力,而此時丘懷的掌心已經皮肉綻開,可以看見里面的筋脈和白骨。

染靈感受到左肩的鎮魂釘的松動之勢,終于是有了些反應,慢慢的抬起頭看著丘懷。

丘懷的手仍然是未放開鎮魂釘,見染靈有了反應臉上一喜:“染靈,我來救你了?!?/p>

染靈怔怔的看著丘懷了許久,腦中才開始醒轉,低頭看了看左肩有氣無力道:“松手?!?/p>

“已經松動了,你看!”

“你手馬上就廢了!”染靈終于是完全醒了過來。

“不會,我一定可以將它拔了的?!鼻饝巡豢戏攀?,但鎮魂釘除了方才的松動,再是沒有了反應,而丘懷的左手手掌已經有筋脈被割斷。

“我讓你住手,你聽見沒有!”

丘懷并不回答,執著的握著鎮魂釘。

身后的華猶如看戲般的坐直了身子:“嘖嘖嘖,這小兄弟不要命啊?!?/p>

染靈看見丘懷的嘴角已經是隱隱的滲出了血絲,知道鎮魂釘的力量恐已傷及其肺腑,著急得不行:“丘懷!我讓你住手你聽沒有!”

丘懷使出渾身的力氣于手上,即便此時胸口劇痛也顧不上,只是魔怔一般的拔著鎮魂釘。

隨著丘懷手中的血液不停流出,鎮魂釘吸滿了血,微微一動,終于是被丘懷拔了出來。

丘懷手拿著鎮魂釘坐到了地上,不過一瞬便一大口血吐了出來,險些暈厥過去。

染靈的左肩沒了鎮魂釘,血液開始凝固了起來,形成了一個血糊糊的黑洞。

華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竟還有凡人能拔出鎮魂釘,真是聞所未聞??!”

染靈無力的看著地上的丘懷不停的吐著血:“丘懷,你快走,不用管我了?!?/p>

丘懷擦了擦嘴角,掙扎著起身,手又是準備握上染靈左手手腕上的鎮魂釘,染靈急了:“丘懷!你給我閃開!”

丘懷試了好幾次,皆是無法握住鎮魂釘,此時饒是想拔卻也是沒用,掌心的錚錚白骨,筋脈皆斷,再是握不住了。

“丘懷,沒用的,你停手吧?!比眷`見著丘懷的樣子,心中不忍,眼角滴落下一顆淚來。

丘懷伸著已經沒了知覺的手指擦去了染靈的眼淚:“你別哭,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