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 地獄深深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30

丘懷接過湯卻不敢喝,見著身側的游魂皆是呆呆的端起一飲而盡,小心的那袖子掩住湯碗,將湯撒了出去,一旁的孟婆又是遞了一碗給丘懷:“喝吧,前世今生,皆是忘得干干凈凈?!?/p>

“婆婆,我已經喝了?!?/p>

孟婆仍自目光渙散的舉著湯碗遞給丘懷,丘懷只好再次接過再瞧瞧倒掉,而孟婆卻是又一碗遞了過來,丘懷愣了愣,不知道是否該如何接下。

一旁的鬼差見狀,走過來一把搶過丘懷手中的空碗,將丘懷推了下去,徑自念叨著:“這孟婆又是忘了已經送過湯了,這也是個傻子,一碗接著一碗喝?!?/p>

丘懷被推搡著進了大殿之內,還沒反應過來便是腳下一軟,跟著身旁的人跪了下去。

抬頭看去,十殿閻羅中的卞城王正在上座,拿著一本冊子看著,前排的幾個游魂被卞城王看過一眼后,便是被鬼差帶走了。

丘懷有些心驚的看著座上的卞城王,見每一個游魂的生平皆是在冊,卞城王查看了后便將其打入地獄或者送往投生井轉世投胎。

丘懷深知自己的生平若是被查,恐怕是立即就會被發現,只得暗暗的想著法子,若是跑,這四處都是站著鬼差,卞城王身側更是有黑白無常候著,吊著長長的舌頭陰森森的看著下面跪著的游魂,自己怕是跑不出大殿便被抓回來了。

若是不跑,前面不過幾十個游魂便到了自己,到時候怕是更麻煩,想著染靈還在無間地獄受苦,丘懷更是心急如焚起來。

丘懷看著自己前方的游魂越來越少,即將要輪到自己時,緊緊的攥緊拳頭,想了想,若是染靈在此,她會怎么辦?對了,下地獄!

輪到丘懷一行,卞城王掃了一眼正要翻冊子,丘懷立即暴起,抽出手中的木劍便沖著卞城王刺了過去,一旁的黑白無常見狀跳著拿起手中的法器朝著丘懷打了過來,丘懷旋身避開,站到了一側。

卞城王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丘懷,覺得這個人還真是膽大,正要翻找其生平時,丘懷直接掏出懷中的銅錢打了過去,黑白無常反應不及,銅錢被卞城王接住。

卞城看了看手中的銅錢正準備說話,卻是見著銅錢在自己手中像是燃了起來,直直的將自己的手心燒出一個洞。卞城王氣急,站起身來一把扔開銅錢指著丘懷:“大膽!”

丘懷見狀又是提劍沖了上去,卞城王揮手直接將丘懷一把彈開,丘懷一下倒在了殿內的地板上起不了身,一旁的鬼差急忙圍上去將丘懷按住。

“將他給我打下血池地獄!”卞城王站在上座大聲喝道。

一旁的游魂仍舊置若罔聞一般呆呆的跪著,倒是那些鬼差心驚膽戰將丘懷壓了下去。

丘懷被丟在血池地獄內,浸泡在血池中,丘懷剛碰到血池中的血便覺得渾身猶如萬只蟲子攀咬一般,入骨的疼痛。但丘懷卻不敢吭聲,待鬼差走后,才敢露出頭四處看著,這里許多魂靈已經被泡的失去了意志,而自己腦中也是開始模糊了起來。

丘懷從懷中掏出一張黃符貼在額頭上,才是清醒了些,準備飛身起來時,卻是動彈不得,身子被牢牢的定在血池之中。

幾經掙扎,丘懷還是無法掙脫,而黃符的效力開始失去,腦中又是開始迷糊了起來,漸漸的丘懷沒了氣力,緩緩閉上了眼沉入了血池之中。

“叮鈴”一聲,丘懷懷中的招魂鈴感受到危機自己響了起來,隱隱發出了光亮護在丘懷的身側,丘懷立即神臺清明,再次將頭伸了出來。

抬手拿出招魂鈴,丘懷笑著撫摸了一下鈴鐺:“我就知道你一定會護著我的?!?/p>

而后,丘懷借著招魂鈴之力,掐訣結印,終于是有了力氣破血池而出,飛身到了一旁的池邊。離開血池之后,身上的痛楚立即消失,丘懷將招魂鈴揣回懷中,小心的提著木劍走了出去。

周圍有許多鬼差在巡邏,丘懷只能是躲在一副刑具之下,暗暗觀察這鬼差的巡邏的路線。

過了許久,饒是丘懷在這附近尋了個遍仍舊是未找到無間地獄在哪兒,不禁著急了起來,距離自己來此已經過去了一日,但還是只能在這里打轉。

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丘懷坐在地上,掏出招魂鈴,試著催動,招魂鈴卻是沒有半分反應,丘懷泄氣的拿著招魂鈴小聲的自言自語了起來:“你也想救你的主人吧,那便帶我去無間地獄吧!”

招魂鈴仍舊是沒有反應,丘懷左思右想之間,只能盤算著尋個落單的鬼差挾制,又是等了大半日,才看見一個搖搖晃晃的鬼差拖著一根長長的鐵鏈走了過來。

丘懷飛身出去掏出一張黃符拍在鬼差背心處,提著木劍放在鬼差的脖頸之處,將鬼差拉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說,無間地獄在哪兒!”丘懷低聲道。

那鬼差面容呆呆的看著丘懷不作聲,丘懷只得將木劍沒入其脖頸一分,將鬼差死死的抵在墻上:“無間地獄在哪兒!”

鬼差這才抬手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丘懷急忙將木劍全部沒入鬼差的全部脖頸,鬼神似是如泄氣般倒在了地上。

“對不住了?!?/p>

丘懷朝著那個方向直奔了許久,終于是看到一個漆黑的門,推門而入,剛跨出腳,丘懷便直接翻滾了下去。

丘懷沿著那個斜坡滾到了底,才終于是止住了身形,丘懷捂著摔得有些暈的頭站起身,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空間內,這里滿是黑石和巖漿。

掐算了一下時間,丘懷知曉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只好四處跑著看了看,這里太過空曠,萬里無人,只有無窮無盡的黑石。

丘懷尋了許久,還是什么也沒找到,而自己剩下的時間只有一日了,丘懷有些脫力的坐了下來,試著掐訣,卻是發現這里限制極大,竟是半分靈力也使不出。

丘懷本來滿懷的信心此時有些瓦解,埋怨著自己的無用,若是染靈,她定是能想出許多法子來,而自己卻是如此愚鈍。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