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 試煉 二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19

石棺應聲而起,升高了幾個臺階,而棺蓋也自己滑開。染靈提著裙角走上臺階,站在石棺旁,看著躺在里面的人古怪的笑了笑。

石棺內赫然躺著頭戴金冠身著玄色袍子的鬼神,只是緊緊的閉著眼,毫無聲息。染靈伸手摸向鬼神的側臉,呆呆的開口:“大人,我來陪你了?!?/p>

說著染靈就要跨步走入石棺,空中突然傳來一道紫光打在染靈腳下,招魂鈴隨著紫光出現也自己搖動起來,在一陣叮嚀聲中,染靈突然醒了過來,看到了自己的腳下立即收回腳退來了一步,心悸的看著石棺。

“墨?”染靈看清館內后驚呼道,走上前拍了拍棺內人的臉龐,卻是毫無反應,染靈有些急了,搖著棺內人的肩膀:“你醒醒,你別嚇我!”

棺中的人還是毫無反應,染靈在看到鬼神這個裝束后頭又是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一面捂著頭一面拉著鬼神的手哭喊著:“你給我起來啊......”

約莫小半柱香后,染靈終于無力的坐到了石棺的一旁,右手仍舊是緊緊拉著鬼神的手不肯放開,腦中閃過一些零碎的畫面,有自己在一個山洞中擋在了這個人的身前,也有這個人牽著自己仿佛攀爬在一段石階上,還有自己似乎躲在一處草叢中,看到了原處的他轉身看著自己......

承受不住的染靈,靠在石棺旁邊喃喃自語:“我們相識了這么久,你怎么就可以如此舍我而去,不是說好要護住我的嗎?我們一定還經歷許多許多的事,我還等著你告訴我呢......”

“染靈!”遠處一聲大喝,染靈渾身一激靈立即神臺清明,在抬頭看去,自己竟是靠在一顆大樹旁,拉著一顆樹枝在喃喃自語。

“我......”染靈擦了擦臉上的淚急忙站起身:“我都干了些什么?!?/p>

遠處的鬼神身影漸漸走近,緊張的看了看染靈:“你無事吧?”

染靈不自然的別過臉:“無事,這里是不是有什么禁制,竟是使不出半分靈力?!?/p>

“嗯,我也是方才聽到招魂鈴響的方位才尋了過來?!?/p>

“對了,招魂鈴,方才有一道紫光打過來阻止了我,是你?”

鬼神苦笑著點點頭:“不錯,不過我在此地也被限制了不少?!?/p>

染靈好奇的湊近鬼神:“你方才可有見到什么不對勁的東西?”

“沒有?!?/p>

染靈回想到自己方才看到的東西,暗自埋怨自己定力還真是不怎么樣,竟是就這般著了道,不過在方才的刺激之下,仿佛想起了一些昔日的畫面倒是個驚喜,染靈掛著淚珠的臉瞬時沒了哀怨,帶著賊兮兮的笑容看著鬼神:“墨,我們以前是不是經歷不少的事兒???”

“怎么了?”

染靈高深莫測的笑了笑,擺了擺手:“沒什么,不過,我們該怎么出去?”

“我探了探,走到極北的方向即可?!?/p>

“原來去那個勞什子天界也沒這么簡單?!?/p>

二人并肩朝著北方慢慢走著,樹林中悶熱異常,明明樹冠都巨大無比應該遮住了全部太陽,卻還是未遮住烈日帶來的灼熱,不一會染靈就滿頭大汗。

“這要走到什么是個頭???”

鬼神抬手拉過染靈的手,鬼神身上的寒氣立即過到了染靈的身上,暑熱之感立即消散。染靈滿意的回牽緊了鬼神的手,沉靜了心思慢慢的走著。

四周可以看到的都是高大的樹木和灌木,但除了滿眼的綠色卻是再看不到其他,染靈覺得看久了也膩味,便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鬼神說著話。

鬼神倒是性子極為和緩,沒有半點不耐的樣子,微笑著回答染靈嘰嘰喳喳提出的一個問題。

直到日落山頭,才終于是看到了些邊,染靈站在一處高處眺望出去,見到前方似乎有了建筑,立即興奮得拉著鬼神跑了過去。

等到了建筑的跟前,染靈傻眼了,眼前赫然立著一個黑石打造的巨大宮殿,但又不是平素見過的建筑風格,整個宮殿氣勢恢宏,足足有五層樓那般高,外圍圍著一圈黑石筑成的高墻,而宮門處有一塊巨大的無字牌匾。

二人對視了一眼,小心的走了進去,宮門很大,卻留著一個不小的縫,用力推開,竟是沒有半分塵埃落下。

走過宮門,有一個不小的廣場,廣場四處擺放著以黑石雕刻的花草樹木,前方的殿門口處還有黑石的雕的兩個獸類的雕塑坐鎮兩方。

二人提步上了臺階進入殿內,殿內靜得仿似落針可聽,且殿內裝飾更為華麗。殿內呈一圈一圈的高臺向下延展,每一層都擺放著許多陶俑器皿。

染靈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這里好像是依著一個陵寢故意仿制的?!?/p>

“不錯,你看那最下邊,還有一副棺槨?!?/p>

“世人皆以為建造陵寢便能將生前的東西帶走,卻不知到了地界,仍舊是兩袖清風,除了香燭紙錢外,也沒有什么可以帶走的?!?/p>

鬼神笑了笑,拉著染靈沿著一旁的階梯拾級而下,每一下層,染靈皆是嘖嘖稱奇,這里不僅有人界各類陪葬品,還有許多法器模型。

染靈東看看西瞅瞅,還去細細瞧了那些陶俑的面目:“以這個規格,在人界,也及得上一個王侯將相了吧?!?/p>

“倒像是一個簡略版的皇陵?!?/p>

“皇陵?你這一說我也覺得像,你瞧這每一層擺放的東西還有那最底部的棺槨,倒像是......”

“陰陽法陣!”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這里的確像是皇陵內存放棺槨的地方,只是仿造的極為簡陋,染靈帶著好奇的心思,走到最下面一層,看了看鬼神,鬼神點點頭,推手用力,三層棺槨一層層的打開。

染靈好奇的看過去,卻是看見里面空空如也:“嘖嘖,仿得也太次了些?!?/p>

鬼神臉上有些不好看,看了看棺槨,再看了看染靈:“你可害怕?”

“有你在便不害怕?!?/p>

鬼神點了點頭,拉起染靈的手,腳下用力,直接拉著染靈跳進了棺槨之中。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