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 試煉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32

書生冷笑了一聲,沖著染靈打了過來,染靈還來得及動手,鬼神已經是伸出一只手擋在了染靈身前,掌心一轉,便是將那股力打了回去,書生硬接下之后,也堪堪退了兩步。

“厲害啊?!睍鷵P起骨扇:“我無意與你交惡,你既如此厲害也不必非得去天山,為何不愿將這個機會留給我?!?/p>

“我夫人想去瞧瞧?!惫砩窨戳丝慈眷`:“我自當盡力?!?/p>

那書生瞇著眼看了看染靈:“當真讓不得?!?/p>

鬼神接過話:“讓不得?!?/p>

“那便得罪了?!睍莱鋈盱`力注入骨扇之上,浮至半空之中全力朝著二人打去。

鬼神一把將染靈拉至身后,伸出右手抵擋著書生的攻擊:“給你最后一次機會,別找死?!?/p>

書生冷哼一聲,原地旋身一圈,用盡全力打向鬼神。鬼神冷笑了一下,身形絲毫未動,右手手掌在空中旋轉半圈,那名書生便瞬時猶如抽絲般倒地不起,骨扇也丟在了一旁。

“你到底是誰?”書生趴在地上用盡身上還殘存的一絲力氣問道。

“你不用知道?!?/p>

書生還想伸手去拿骨扇,卻是發現身上的壓制越發加大,竟是連指尖也動彈不得,而身形卻開始晃動起來,從腳底開始呈透明之勢。

鬼神不過輕輕閉了閉眼,書生便四散成了一陣黑煙,在原地消失不見。

“墨!”染靈掩住了嘴巴:“你這么厲害!”

鬼神遞了一杯茶水給染靈:“從前你也不差?!?/p>

“我?”染靈端著茶杯坐在鬼神的對面,眼巴巴的盯著鬼神:“我也可以這樣動動手指,就滅了這些厲鬼嗎?”

鬼神微笑著抿著茶水:“差不多?!?/p>

染靈撐著頭自己幻想了起來,想象著自己也是一身仙衣飄飄的降落,不過揮手之間便是將那些魑魅魍魎給拍的四分五散。

不過三日,戰神派來的人便已經候在了客棧外,染靈跟鬼神出門時,見到這陣仗也是嘖嘖稱奇,原以為那些仙風道骨的人都是不沾塵俗的,沒想到也是如此看重排場。

總共來接的有十余人,并成兩列排開,個個微笑著迎著鬼神。染靈牽著鬼神的袖口,跟著一行人到了天山上。

天山之巔,白雪皚皚,四下望去除了一望無際的白,再是看不到其他,接引的人領著二人來到一處斷崖邊,沖著鬼神拱拱手:“經過崖邊的試煉,二位便可直通天界了?!?/p>

“還有試煉?”

接引的人沖著染靈笑了笑,便化為一道白光不見,留著染靈站在看著鬼神發呆:“這......就走了?”

鬼神理了理染靈額間被山風吹亂的發梢:“這才是真正的考驗?!?/p>

“我就說,這個戰神選人哪里就是這么簡單的,原是在這里等著?!?/p>

“有我在,不必擔心?!?/p>

染靈低頭莞爾一笑,在這無邊無際的白雪之中,感覺到有一絲春日般的暖陽照進心中。雖然自己還是懵懂不知許多前因后果,但身邊的人卻讓自己十分安心,不僅僅是其的強大,而是那份讓自己那股油然而生的無條件信任。

染靈甚至覺得就算自己最后什么也想不起來,也都不是大事,至少現在自己的心之所向就在身邊,哪怕這世間就此崩塌,自己一如這般懵懂的逝去,也了無遺憾了。

鬼神擁著染靈跳下懸崖,隨著身體的極速墜落,耳邊的風聲也呼呼作響,直接將染靈吹得暈了過去發現。

再次醒來,染靈自己獨自處在一個封閉的山洞之中,身側絲毫不見鬼神的身影,染靈輕輕喚了幾聲也沒有任何回答。

深知這是試煉的染靈緩緩起身,在洞內晃了一圈,見這洞內像是被打磨過一般,巖壁嚴絲合縫,渾若一個封閉的半圓形球體內部,除了巖壁再是其他任何東西也瞧不見。

染靈伸手摸了摸洞壁,洞壁內觸手生涼,不像是石頭質地,倒更像是玉,想到此,染靈頭突然疼了一下,玉......白玉,這個念頭突然在腦中閃過,染靈怔怔的撫著洞壁:“這不像是白玉啊?!?/p>

隨著染靈在洞內看了一圈,還是未看出任何名堂,只好退到洞內終于,試著屏息凝氣,卻是發現靈力絲毫也聚不起,許是這里有結界,不得讓人使用靈力。

泄了氣的染靈在原地坐下,在身上鼓搗了許久,除了招魂鈴和魂戒,身上卻是不再有其他法器,有些煩躁的撓了撓頭,突然摸到了頭上的簪子。

取下來看了看,這枚簪子自從自己醒來便一直戴在頭上,純白質地,式樣簡單,除了其中隱隱有些血絲外再是沒有其他。染靈摸了摸簪體,突然心中生出異樣,不由自主的拿著簪子走向了洞壁。

對比之下,竟是感覺質地相同,染靈有些心驚,一手拿著簪子,一手按在洞壁之上,嘴里自主的念出一串咒語。背后“轟隆”一聲,竟是平白生出一個小門出來,染靈笑了笑,將簪子插回發髻之上,腳步堅定的跨進了甬道之中。

剛跨進甬道,染靈寒毛就瞬時炸了起來,甬道四周的洞壁內站著一個個人影,他們的臉全部貼在了洞壁之上,陰深深的看著染靈。

染靈冷汗唰的一下滴落了下來,戰戰兢兢的走在甬道之內,但越走就越有一種熟悉之感,染靈顫抖著手拿起招魂鈴搖了搖,甬道內除了回響也沒有別的反應,倒是洞壁內的人影離得遠了些,在看不清面目的情況下,稍稍令人寬慰了些。

為了快速通過這里,染靈幾乎是用小跑穿過冗長的甬道,在半柱香后,終于是看到了前方有了變化,染靈跨步跨過,來到了一個比方才大得許多的洞內。

站定后染靈拍著胸口緩了緩,才終于是壓下了那股害怕,打量起洞內來。洞中與先前的一樣,洞壁光滑無雜物,除了中間靜靜的擺放著的一個巨大的石棺。

看到此,染靈頭痛又開始發作,看著石棺的眼神漸漸迷離了起來,腳步蹣跚的走到石棺旁,伸手撫著石棺的棺蓋,喃喃自語道:“大人?!?/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