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 鬼壓床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2134

夫人?染靈頓時臉紅了一大片,有些羞怯的看了看鬼神,徑自在一旁坐了下來,自顧自的喝著茶水不敢再說話。鬼神見狀莞爾一笑,也不再打趣染靈。

入了夜后,染靈躺在床榻上眼睛睜得老大,腦中還時時回旋著白日里的那句話,久久不能入睡。

隨著月色撒進窗內,一股微不可見的陰氣也順著窗戶爬了進來,本來星光閃耀的夜空也登時晦暗了起來,鬼神剎時睜開眼睛,死死的盯著窗戶之處。

染靈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并未注意到異樣,只感覺周身越發冷了起來,便扯扯被子將自己裹了個嚴實,恍惚之時感覺自己似乎身上猶如千斤重般,不得動彈。

染靈收回思緒,努力的睜大雙眼,卻看見窗外有黑影飄過靜靜的立在床頭之上,染靈拼盡全力也無法扭過頭去,只能瞪著床前的黑影。手試著往鬼神的方向挪了挪,卻是感覺周身疼痛異常,饒是咬緊了牙冠也無法移動本分。

心中的恐懼越發加大,染靈可以看清身周的事物景象,卻唯獨看不見身邊的鬼神,連嘴也只能是微張了張,無法發出聲音。

慢慢的染靈冷靜了下來,放松了整個因緊張崩得僵直的身體,微閉著眼凝氣于胸間,在感受到有紅光凝聚時,大喝一聲“破”,身體瞬時能動,染靈一個翻身下了床冷冷的看著床頭的黑影。

一旁的鬼神似乎被染靈嚇了一跳,拉了染靈退開兩步:“你竟能掙脫了?”

染靈回過頭看了看鬼神,見鬼神似乎一臉輕松的表情就有些幽怨:“你怎的不叫醒我?”

“鬼壓床,叫不得的,只能你自己醒?!?/p>

“鬼壓床?有鬼?”染靈變了臉色。

鬼神點點頭,朝著床頭揚了揚下巴,染靈順著看過去,見床頭立著一個黑色的身影,看起來像是個個頭不高的男子,頭重重的垂在胸口,一頭濕漉漉的頭散亂在身前。

染靈歪著頭看過去,見那男子并不是垂著頭,而是腦袋與脖子只有一層皮牽連著,無力支撐耷拉在胸前。順著身子流下了不少黑水在地上,漸漸蔓延到了染靈腳下。

鬼神一把拉開染靈,離那些黑水遠了些:“小心些?!?/p>

“怎么,碰著會怎么樣嗎?”

“臟?!?/p>

染靈忽然想起了身側之人好像一直都格外喜愛干凈,身著白衣卻從來纖塵不染。染靈撐著頭,再細細回想,依稀想起了身邊這人好像也是來自地界,且是個地界了不得的人物,再多想又是頭疼異常,什么也想不起了。

“別想了?!惫砩衩嗣眷`的后腦勺,染靈的頭疼立即消散,只好應下點點頭。

鬼神拉著染靈走到黑影的一旁,朝著黑影揚了揚頭:“不過是個吊死鬼,你可知怎么收服他?”

染靈想了想,看了看腰間的招魂鈴覺得大材小用了,又看了看桌上的符紙,撿了一張拿了起來:“用這個?”

“也可,試試吧?!?/p>

染靈拿著黃紙想了想,用指尖燃起靈力,紅光閃過,符紙卻是自己燃盡,化為一堆灰燼掉在地上。

“這......”染靈看著地上的灰燼,有些啞然。

“別用你體內的陰邪之力?!?/p>

染靈搖頭晃腦了半刻,再閉著眼重新祭起靈力,隱隱感覺到體內有一股不尋常的靈力在深處涌動,細細的探查過去,不由自主的左手掐出一個訣,指尖淡紫色的微光閃出,右手順勢拿起一張黃符,借著靈力在上面虛畫出一個符像,向著黑影打過去,黑影頓時萎靡了下去,化為一潭黑水不見。

“我......不由自主就......”染靈有些驚奇自己的能力,竟是結巴了起來。

鬼神勾了勾嘴角:“我說過,你可是很厲害的?!?/p>

染靈也跟著笑了起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可是為什么我體內有兩種靈力?!?/p>

“你從前很是任性,所以才會這樣?!?/p>

“嗯?”染靈有些恍惚:“我方才依稀想起你好像也是來自地界?”

“你也是?!?/p>

染靈一下覺得自己有些轉不過彎:“那我們去天山不是......”

鬼神低頭笑了笑,忽而眼神一變拉著染靈退到外屋,警惕的看著內屋的方向,染靈也感覺空氣中傳來一股難耐的血腥味,且周遭的空氣流動也慢了下來,可以看見浮著許多黑色的顆粒,圍繞著屋內在緩緩移動。

屋內瞬間暗了下來,連燭火也透出青色的火光,將屋內照得陰惻惻的。里屋像是有一陣黑霧彌漫一般,順著窗戶傾瀉而下,慢慢的流入到外屋。

染靈見此情景倒是沒有了之前的慌張,淡定的拿著招魂鈴,眼神緊緊的看著里屋。

只見那陣黑霧流到外屋后,漸漸形成一個人形,遮住了屋中的燭光面對著二人站著。

染靈冷笑了一下:“怎么,還沒被打夠?”

鬼神有些訝異的看了一眼染靈,突然覺得染靈好像并未失憶一般,像從前那般就這樣站在身側。

那個黑影發出了一陣陰森森的笑聲:“呵......沒想到你也是個不簡單的?!?/p>

“我還真該讓我夫君當時將你給打散了?!?/p>

染靈自己說完也是微微一愣,自己怎么脫口而出這些如此厚顏的話,只好自己裝作咳了咳掩飾不自在。

旁邊的鬼神倒是聽了這話心情甚好,竟是坐到了一旁,好整以暇的喝起茶來。

那黑影慢慢現了身,果不其然,就是白日里的那個書生,只是此時的他不再是那副孱弱的樣子,除了面上有些死人般的青色之外,看起來倒是十分精壯的樣子。

“不過一個分身,便能在白日里如此,也還算是不錯了?!惫砩裨谌眷`身后淡淡的開口。

“你到底是誰?”書生走近了一步細細打量著鬼神,見鬼神氣定神閑的喝著茶,更是有些不耐:“你不像是我地界之人,為何竟是能看出白日里我是分身?”

染靈仔細瞧了瞧見那書生手里仍舊提著那柄骨扇,不免心中有些防備,退到鬼神的身側站定,俾睨著書生:“你不配知道?!?/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