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懲治惡徒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12

染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規矩在這里自己也是沒有法子,不過見著這女子一家著實可憐也難免升起惻隱之心,染靈細想了想輕生對女子說道:“規矩在此自是不能破,不過我會盡量看能否替你想個法子?!?/p>

“真的?大人愿意幫助小女?”

染靈扶起女子點點頭,先揮手替她止了血,再示意院中之人起身后就轉身回了地界。

鬼神見著染靈面色沉痛的走進殿,有些疑惑道:“怎么?”

“大人……染靈知道規矩在此自然是不能破,只是今日所見染靈實在是不忍心?!?/p>

“招魂使已經來回稟過此事,你也應該知道此事地界管不得?!?/p>

“染靈知道?!比眷`想著那女子的遭遇不免有些心痛難耐,雖然這世間的是是非非已然看過不少,但那吳氏的遭遇也算是及其慘烈了。世上不免可憐人,但真擱在自己面前還真是無法忽視,且得知其壽數已然不多,那惡徒卻能安享百年,真是令人唏噓這世事無常難盡人意。

“大人,擅動凡人氣運是否會遭天罰?”

鬼神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冊子抬起頭看向染靈:“你想如何?”

“用染靈的壽數是否……?!?/p>

“不可!”鬼神呵斥道:“若每個人你都如此,你還有多少活頭?再則你身為特使,此事有違規矩?!?/p>

“是啊,生逢亂世,我又能幫得了幾個?!?/p>

染靈頹喪的低著頭,腦中全是那吳氏一家的場景,還有那女子還滲著血的臉龐,鬼神見著染靈這幅樣子,有些無奈道:“這才是你第一次去就如此,那以后你該如何?”

染靈有些愧疚的看了看腰間的招魂鈴:“染靈辜負了大人的用心?!?/p>

“你隨我來?!惫砩裾f完便起了身示意染靈跟著自己,染靈亦步亦趨的走在鬼神身后來到人界。

鬼神的徒然降臨,讓吳氏大宅附近的空氣瞬時凝固,宅中的人皆是靜止不動,就連那燭火也不再跳動,染靈覺著這場景與自己初次見到鬼神的極其相似,當時也是這般萬物靜止,只是為何自己當時雖被定住身形,卻沒失去意識,這倒是一個疑惑的事。

“你見這宅中之人,不需兩日便全部魂歸地界?!?/p>

染靈詫異的轉過頭看著鬼神:“大人意思是,他們都活不過兩日?”

“不錯?!?/p>

“為何他們竟悲慘至此,竟是連多活幾日都不可以?!?/p>

鬼神面色未改的背著手:“這世上悲歡太多,不是你一人就能改變的?!?/p>

染靈咬著牙緊緊握著招魂鈴,盡量壓抑住自己的情緒:“既然這世上會有招魂令可以改變命數,那為何卻不能讓他們魂魄安寧?!?/p>

“他們命數注定如此?!?/p>

染靈有些不甘心道:“難道能否使用招魂鈴也是命數所至?”

鬼神被染靈問住了,一時有些答不上話來,只是看著眼前的宅子,好半晌后才回答道:“也許是如此?!?/p>

染靈似乎思緒回到了曾經在人界飄零的時候,自己也是被背叛后險些遭毒手,只是自己與這些人不同,自己有能力護得住自己,也能及時保住自己一命。也許這就是鬼神所說的命數,自己注定可以活下來追尋自己所愛,而他們注定無辜枉死。

染靈想著想著就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眼角不經意的滑落下一顆眼淚,染靈自己還沉浸在情緒之中倒沒注意,反而是鬼神有些詫異了,瞧著染靈微紅的眼睛有些動容:“在地界做事心軟可不行?!?/p>

“是?!比眷`抬手抹了抹眼角,苦笑著回答。

鬼神終還是不忍,緩緩走了兩步道:“若你執意,有些事也未嘗不可?!?/p>

“嗯?大人意思是?”

“一些小事也可牽一發而動全身?!?/p>

染靈聽了這話更是糊涂,鬼神的意思自己是絲毫也捉摸不透:“大人所說的小事是?”

鬼神嘴角勾了勾一揮手回了鬼神殿,染靈還在晃神中就見鬼神已是去了內殿換了一身裝束出來。鬼神的身形本就消瘦,如今穿上了這全黑的長袍更是覺得有些弱不禁風的感覺,銀色的長發已然變成黑發,并束了個冠,倒的確是有那人界的翩翩公子樣。

“大人這是?”

“若你一人去本座怕你壞事,所以便同你一起去?!?/p>

“去……去哪兒?”

染靈皮笑肉不笑的跟著鬼神再次來到人界蔡氏宅子附近的一處客棧之中住下,只是鬼神一進這客棧面色就越發不好,來到房內也是不肯坐下,只是自顧自的站在一側。

染靈順著鬼神的目光環顧了幾眼,見著這客棧在人界也算是較為繁華了,裝修古樸而精致,屋中還有許多精巧的小物件,連著那床榻上的被子也是綢緞的,倒是極為不俗。只是鬼神那一臉嫌棄的表情,讓染靈有些摸不著頭。

“大人,是對此處不滿意嗎,要不我們再換一間?”

鬼神不接話只是掏出一方錦帕出來,染靈立即會意結果錦帕仔仔細細的擦過了凳子和桌子,再掏出自己干凈的錦帕墊在板凳之上,鬼神這才緩和了些臉色坐了下來。

本來心情陰郁的染靈此時倒是有些明亮了起來,這鬼神大人急著回了地界換了一身衣服,如今到了這個地方,還是嫌棄著那微不可見的灰塵,當真是愛干凈得緊。

染靈拿過桌上的熱水仔細洗了洗杯子,才給鬼神添上了一杯,自己也借著錦帕擦了擦凳子才慢慢坐下端著杯子眼巴巴看著鬼神。

“你想問什么?”鬼神端著杯子輕輕吹著熱氣問道。

“染靈跟著大人來此,但還不知是為何?!?/p>

“你不是要幫那凡人嗎?”

“對啊?!?/p>

鬼神抿了一小口杯中的水就嫌棄的放下了杯子,狀似無意的拍了拍袖子說道:“不能動那蔡氏的命數,但能讓其過得不那么順心些?!?/p>

染靈恍然大悟,淺笑著喝了一大口水,竟也覺著這熱水異常難喝,明明是無味的東西硬生生有了苦澀的感覺,只得跟著鬼神放下了杯子,好好的坐在一旁。

入了夜后,鬼神終于是起了身,染靈以為鬼神要歇息,就想著下樓去再為自己開一間房,卻看見鬼神是出了門,只好訕訕的跟上。跟著鬼神到了蔡宅附近,卻是見著鬼神直接準備飄進去,染靈不知該不該用靈力手腳無措的站在原地。

鬼神回過頭直接一揮手染靈身子就輕飄飄的跟著飄了進去,剛進蔡氏的屋子,鬼神就直接抬手掩住了鼻子,因著這蔡氏今日喝了個爛醉,所以整個屋子里充滿著酒色之氣。

染靈掏出身上小錦囊里的香料在屋中的一角點上,并開了一點窗,這才是好了些,鬼神滿意的點點頭:“染靈你可會嚇人?”

“嚇人?這個……”染靈還未說完就被鬼神一把扯了過去,眼前頓時白霧茫茫一片,染靈伸手四處抓著,終于是抓住了一個衣料子的物體,使勁扯了扯卻聽到鬼神的聲音出現在耳邊:“不過是入了他的夢,你扯本座的衣服作甚?”

染靈這才放開了手,乖乖的站好,仔細的看著周圍環境,但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染靈盡量壓低聲音問道:“大人,為何什么也瞧不見?”

“他睡得太死?!?/p>

“那該如何是好?”

“明日再來?!?/p>

染靈只好跟著鬼神回了客棧,鬼神依然是坐到了桌邊,染靈此時卻是站著也不是坐著也不是,猶豫著自己是否應該退下不影響鬼神休息,猶豫再三正想開口,卻是被鬼神搶先了:“可會下棋?”

“會一些?!?/p>

鬼神揮手變幻出一副棋盤在桌上示意染靈坐下,染靈面色尷尬心里卻有些雀躍,這次鬼神不僅答應會懲治那惡人,自己還能在人界尋了個與之獨處的機會,想來自己還真是撿著便宜了一般。

鬼神棋藝十分高超,越發顯得染靈是個半吊子了,染靈越下越尷尬,索性胡亂擺子,不一會竟是輸了兩盤。

“你這是越發亂下了?!惫砩袷种袌桃幻逗谧泳従徛湎?,輕輕開口道。

“染靈不擅棋藝,讓大人見笑了?!?/p>

“那你擅長什么?”

染靈想了想:“廚藝吧,還能有兩道拿得出手的小菜。不過大人一向不愛食五谷,倒是沒有用處了?!?/p>

“就沒其他的?”

“其他在大人眼前都不過是雕蟲小技不值為提,倒是大人無所不能,可有什么是不會的?”

“揣摩人心?!?/p>

染靈疑惑的想了想,歪著頭看著鬼神:“大人已然封神,可還會有看不破的人心?”

“凡人之心紛雜,自然是不好揣摩,不過若是動用靈力倒也容易知曉?!?/p>

“那大人真是無所不能呢?!?/p>

“本座能看遍天下事,卻唯獨看不清你?!?/p>

染靈身體僵在原地,有些錯愕:“看不清我?”

“比如本座即便用了靈力也不知你究竟在想什么,且也查不到你的來源?!?/p>

染靈有些懊惱的不情不愿繼續放著棋子,心里滿腹委屈嘴里卻在嘟囔道:“大人始終是不愿完全信任染靈?!?/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