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閻羅索命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51

“本來只是將簪子給你護身即可,但如今是非太多,便于你些靈力,你護好自己?!?/p>

“原來是這簪子……”染靈忽然想到自己最近靈力精進,修為見長,原來是這個緣故,如今鬼神的靈力注入,染靈眨了眨眼睛,覺得比平時清明了許多,連空氣中的塵埃都能看得仔仔細細。

染靈有些感動的對著鬼神行了個大禮:“多謝大人?!?/p>

走出殿后的染靈捂著被鬼神的握過的手怔怔發呆,整個腦子里全是方才鬼神握著自己的情景,反反復復揮之不去?;脧囊慌宰哌^喚了染靈好幾聲見其絲毫沒有反應,立即擔心的拍了拍染靈的肩膀大喊:“染靈!”

染靈皺著眉大喊道:“哎呀,你不知道被鬼拍肩會折壽的嗎?”

“額……對不住我忘了?!被糜行┍傅墓傲斯笆?,染靈瞬間變臉笑了起來:拍了拍幻的肩膀:“逗你的啦?!?/p>

“你還高興得起來?”

“怎么了嗎?”

幻正色站好緩緩說道:“現在城中皆是你的流言,連閻羅殿那邊都已經驚動?!?/p>

染靈仍舊開心的捂著手笑著道:“那又如何?”

“我以為你是在意流言的?!?/p>

“也許吧?!比眷`彎著嘴角看著自己的手心:“不過,大人信我就夠了?!?/p>

幻看著染靈蹦蹦跳跳的走開了,一臉莫名的看著染靈的背影:“前幾日要查清真相不是她嗎?”

“大人,現在城中流言紛紛,屬下預計閻羅殿的人不久就會造訪?!?/p>

“嗯,你打發就是?!?/p>

“那染靈?”

鬼神若有所思的抬起眼神,狀似無意的勾了勾嘴角:“她會無事?!?/p>

地界同人界一樣,一旦有了源頭便會流言四起,且一傳十十傳百以訛傳訛,話也會傳變了味。這不現在鬼城中已經傳出了許多版本,有說染靈是那黃泉深處爬出來索魂的惡鬼,有說染靈是蓄意接近鬼神大人妄圖攪亂地界,也有說染靈是與蕓兒爭寵才會對其下黑手,更有甚者說染靈是個偽女子身,是在對蕓兒意圖不軌被拒后報復殺害。

染靈聽到最后一句時直接一口水噴了出來:“你說什么,說我對蕓兒意圖不軌?”

幻嫌棄的看了一眼染靈,小心的避開染靈噴出的水:“不錯?!?/p>

“他姥姥的,還真是什么都說得出來?!?/p>

“不過你不是不在意這些流言嗎,便當作笑話聽聽罷了?!?/p>

染靈擺擺手:“我是不在意,只是這些傳到大人耳中的話大人會是何表情?!?/p>

幻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染靈興致一來便拉著幻去往鬼神處,將這些講給鬼神聽,鬼神聽后面色雖未改,但嘴角難得的抽了抽,染靈忍不住在一旁笑出了聲:“大人,你這城中的人真有意思?!?/p>

鬼神瞥了一眼染靈,染靈立即識趣的閉上了嘴巴,但仍舊笑意漣漣的想著方才鬼神有一絲碎裂的表情,暗自開心著。

還未待染靈多高興一會,索命的便來了,侍衛通報,閻羅殿來人了。

鬼神示意染靈退下,染靈還未走到殿門處,便被一根鐵鏈直襲面門,染靈剛躲開便感覺身后一大股力量將自己拉了回去,回過頭已經站在了鬼神的身后。

“見過鬼神大人!”來人是一個全身縮在黑袍之中的魂靈,周身黑氣彌漫,袖中伸出一根剛剛打向染靈的鎖鏈,染靈試著感應了一下,竟是探不到對方的深淺,一下又往鬼神身后躲了躲。

“閻羅殿的人現在是越發放肆了!”鬼神大聲喝道。

“還請大人恕罪,小的是奉閻羅殿之令來捉拿染靈?!?/p>

鬼神冷哼了一聲,眼神似冰道:“閻羅殿現在也敢管鬼神殿了?”

“現在整個地界流言紛紛,皆是因為染靈所起,所以閻羅殿命小的前來,還望大人海涵?!?/p>

鬼神直接右手掐訣朝黑袍魂靈打去,魂靈抬手抵擋卻半分也未抵住,直接被飛出去,背砸上殿門倒在了地上。被鬼神打中的魂靈周身黑氣瞬間少了不少,顫顫巍巍的起身提著鐵鏈對著鬼神鞠了一躬:“還望大人莫要為難小的?!?/p>

“滾!”鬼神厲聲喊道,揮手直接將魂靈打出殿外。

染靈小心的從鬼神的背后走出來,有些膽怯道:“大人,我是不是惹麻煩了?!?/p>

鬼神并未說話只是朝著幻使了一個眼神,幻領會立即轉身走向殿外,染靈站在一旁不敢說話。方才那魂靈的修為極高,若不是鬼神攔著,自己是如何也跑不掉的。且閻羅殿的名號染靈也聽聞過不少,凡是出動魂靈捉拿的,都不得善終,至少也會先下十層地獄受盡折磨,再將魂魄釘入無邊地獄,生生世世永受煉獄之苦。

染靈想著少有的有些害怕,自己雖然并未做過什么傷天害理之事,為何竟會招惹這檔子事,且遇著閻羅還是忌憚的,畢竟那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無盡之苦。染靈有些心虛的悄悄看著鬼神,卻是鬼神仍是云淡風清的樣子坐下寫起了字,絲毫未受影響。

“研磨?!惫砩褚娙眷`呆愣著站在一旁只得開口道。

染靈仍舊心有余悸,動作緩慢跪坐在一旁慢慢研著磨,手雖然還是穩穩的并未發抖,但臉上的表情已經繃不住了,想著因為自己之事打擾了鬼神的清靜,眼見著眼眶也微微的紅了起來。

“你很害怕?”

染靈使勁眨巴了一下眼睛,調整好語氣才緩緩說道:“縱是染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會怕那閻羅索命?!?/p>

“有本座在此你怕什么?”

“是染靈闖了禍,才會連累著大人和鬼神殿?!?/p>

鬼神冷笑了笑頓了筆看向染靈:“此事不怪你,你也不必害怕,本座自會護著你?!?/p>

染靈本就微紅的眼睛一下現下更是整個眼眶都紅透了,眼淚倔強的在眼眶中滾動始終不肯落下。這么多年來染靈一直獨自飄零在世間,無依無靠,能活著也是靠著自己躲躲藏藏,如今聽到鬼神這番言語,覺得也算是有人護著了,孤苦無依的歲月里總算是有了個依靠。

鬼神見著染靈眼睛越發紅,誤以為染靈還在害怕只得緩著聲音道:“閻羅殿只是借題發揮,針對的是我鬼神殿不是你,即便是你,本座也能護得住你,必不會讓其動你分毫?!?/p>

染靈終于咧開嘴笑了起來,輕輕吸了吸鼻子將眼淚憋回肚子,繼續研磨道:“能得大人相護,染靈自然是不會懼怕,染靈剛剛只是有些感懷,因為從未有人對染靈這般好,也從未有人說過會護著染靈?!?/p>

鬼神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你還真是個膽大的?!?/p>

閻羅殿在幻去傳了話后似乎好一陣騷動,十殿閻君皆是憤怒不已,連著一向沉默少言的輪轉王也是忍不住發了話:“這鬼神就如此護著那個擾亂地界之人?”

楚江王鼻孔中哼了一聲接話道:“怎么說我十殿閻君也是仙籍,一向對鬼神也算禮遇有加,但如今那鬼神也是越發張狂了,竟是不顧我地界安寧,去護著那個小婢子?!?/p>

秦廣王插話道:“他老人家是神,怎會將吾輩小仙放入眼里,不過是借此打壓罷了?!?/p>

楚江王聽聞此話更是憤怒不已:“我閻羅殿被打壓得還不夠嗎,凡地界之事不都是他一人說的算,他鬼神一句話吾等就得將整個地界奉上?!?/p>

秦廣王安撫的拍了拍楚江王:“行了行了,傳去他耳中有得你受的,那可是個翻臉無情的主兒?!?/p>

“我也是實在憤慨啊?!背踝鴷恢蒙侠^續說道:“從前那許多事不提也罷,但如今那攪亂地界的小婢子無根無源,吾等查遍三界都找不到其溯源,誰知道會不會是個禍害,偏鬼神就要保著她?!?/p>

“鬼神想做之事又哪是吾等攔得住的?!鼻貜V王重重嘆了一口氣。

“不行,決不能讓那小婢子就此逃過?!?/p>

染靈這幾日心緒不寧總覺得會有大事發生,想著之前聽幻說替鬼神去傳過話,要閻羅殿不許在打自己的主意,也不知是否有用,想著想著又是重重的嘆了一口。

“你這是怎么了?”幻難得清閑約上染靈品酒,卻見著染靈長吁短嘆的著實掃興,只得適時關心一下。

“幻,你覺得閻羅殿會放過我嗎?”

“有大人在你怕什么?!?/p>

“就怕被偷襲……啊,誰??!”染靈還未說完手中的酒杯突然炸裂,跟著整個案幾也被掀翻,幾個黑衣魂靈騰地而起,各執一根鐵鏈對著染靈。

“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我以后真要少說話了?!比眷`說完還呸了呸。

幻一把將染靈拉在一側大聲道:“閻羅殿這是要與大人對著干嗎!”

那幾個魂靈并不說話只是繞過幻直接向染靈而去,染靈歪著頭冷笑了一下:“還真不肯放過我,姑奶奶也不是吃素的!”說完染靈右手以靈力化劍向著魂靈迎了上去,左手卻是掏出幾張符紙打出,符紙碰到魂靈之處皆是燃起了綠色的火光,一時包廂內皆是燃起了火,染靈乘機大放靈力直打其中一個魂靈的背心之處,那個魂靈一下黑氣消散只剩一個黑袍子掉落在地。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