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掌管神殿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60

染靈醒來時,只見自己躺在一個粉飾華麗的殿內,身上的云被也是格外輕盈舒適,費力坐起來活動了一下肩頸,發現傷竟是好了差不多了,一時有些竊喜自己撿回來了小命,便美滋滋的想要起身找杯水喝。

“躺下?!惫砩窭浔穆曇魪拈T口處傳來,嚇得染靈一激靈:“大……大人?!?/p>

鬼神端著一碗藥進來遞給染靈,然后站在床邊冷冷的看著,染靈只好老老實實的將藥一碗喝下又是想起身,鬼神見狀按下染靈的肩問道:“不是叫你躺下嗎?”

“我渴,而且這藥苦……”染靈皺著一臉苦巴巴的說道。

鬼神伸出左手水杯已然飛至手中,而后遞給染靈:“傷好了再起身?!?/p>

染靈樂滋滋的接過水杯大口大口的喝完后再轉頭看向鬼神:“大人,我覺得我傷好得差不多了?!?/p>

“這么快?”

“嗯?快嗎?”染靈疑惑著,卻見鬼神伸手搭上了自己手腕把著脈,笑意彎彎的染靈呆呆的看著鬼神的臉,想著雖然鬼神一如既往的冷冰冰的吧,但好像對自己不同了些,果真是自己聰明擋了一下,既讓鬼神信任了自己,也拉近了些距離,忍不住就笑出了聲。

“你笑什么?”

“沒有……就是覺得自己撿回來一條小命挺高興的?!?/p>

鬼神收回手疑惑道:“你怎的恢復得如此快?”

“我命硬唄,連鬼神大人也收不走?!?/p>

鬼神冷漠的面容有一絲破裂,只得轉過頭不去看染靈:“你可還有什么不適?”

染靈轉了轉眼睛立即苦著一張臉道:“有啊……”

“哪兒?”

“這里?!比眷`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苦巴巴的說道:“這里疼?!?/p>

鬼神瞪了一眼染靈收回染靈手上的杯子,轉身向殿門處邊走邊說:“以后這就是你的寢殿,明日開始,由你掌管鬼神殿?!?/p>

“哈?我掌管?”染靈笑意逐漸放大:“大人以后的后宮歸我管了?”

“本座沒有后宮?!闭f完鬼神拂袖而去。

“沒有后宮?”染靈考究著這句話,而后陰賊賊的笑著:“那鬼神是……”想到這兒染靈笑倒在被子里,抱著被子美美的睡過去了。

第二日,有人送來了嶄新的服裝和首飾,染靈左挑右選挑了一套素青色的衣裙穿上,摸了摸料子嘖嘖稱奇,這鬼神出手就是大方,這樣好的衣料自己只有在人界皇宮里見那些后宮美人身上看過,自己還是第一次穿上。抬手梳了個簡易的隨云髻,挑了個樸素的花簪插上便起身笑意淺淺的向著鬼神正殿走去。

踏進見幻也在殿中,染靈笑笑點點頭便向著鬼神行了一禮道:“大人?!?/p>

鬼神點點頭,染靈便走到一側站定靜靜聽著幻與鬼神的對話。

“大人,已經將那人關入無邊地獄,之后該如何處置?!?/p>

“待本座查清一些事后處理?!?/p>

“是?!被门R走時眼神瞥了一眼染靈,見染靈似乎心情很好的站著,有些疑惑的轉身走了。

“染靈,太咸之事,本座不希望還有第三人知曉?!?/p>

“是?!?/p>

“你過來?!?/p>

染靈慢慢走到鬼神身側,剛走近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鬼神身側還是一如既往的冷入肺腑,令人覺得頭皮都似抓緊了一般。鬼神抬手拿出那支白玉血簪放在染靈的手上:“有了此物,你便再不會感覺冷了?!?/p>

染靈伸手碰了碰玉簪,觸手生涼卻在體內升起陣陣暖意,而鬼神身側的寒意卻是消失不見,染靈悄悄挪了挪步子再靠近鬼神一些,還真是沒有了之前的感覺,立即屈身:“多謝大人?!?/p>

“你有功,這是你應得的?!?/p>

染靈跟著一個侍衛熟悉整個鬼神殿并沒有花費多少時間,整個鬼神殿雖然很大,偏殿也多,但大多數都是閑置的,所有的侍衛侍者皆不住在殿中,染靈看著許多空蕩蕩的屋子也是唏噓不已,這鬼神殿的修葺定是耗費不少,但卻這樣空置著實是浪費了一些。

領路的侍衛見染靈這樣的表情忍不住說道:“姑娘或許不知,大人從不喜有人打擾和靠近,所以這整個鬼神殿只為大人一人所用,且大人喜靜也厭惡污穢之物,所以這整個鬼神殿是不能有一絲不干凈的東西?!?/p>

“多謝提醒?!比眷`笑著點點頭,轉念一想問道:“那這鬼神殿除了大人還有何人居???”

“除了幻大人,便只有姑娘您了。其余的侍衛奴婢皆是住在鬼神殿外的街巷之中?!?/p>

染靈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內心卻有些小雀躍,這里如此安靜,那自己又可以歲歲年年與鬼神相對……染靈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侍衛疑惑看了一眼染靈:“此處便是大人的寢殿,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切記?!?/p>

“好?!?/p>

“可熟悉了?”染靈回到偏殿之中鬼神正拿著竹簡看著說道。

“是,在用的不多,所以不是難事?!?/p>

“嗯?!?/p>

染靈見鬼神認真的看著竹簡,不敢打擾便放輕了手腳走到一旁的香爐,見著里面的香不多,便悄悄退出殿內去拿新的。走到儲放物品的后殿時,見著一個小丫頭坐在一旁的眉頭緊皺著,染靈走上去彎下腰輕聲問道:“怎么了?”

“???姐姐好?!?/p>

“發生何事了?”

那丫頭站起身行了一禮道:“奴婢是來取香料的,但卻進不去?!?/p>

染靈走到殿門處推了推,發現是從里面鎖死了便轉頭望向丫頭:“是何人在里面?!?/p>

“是竹青姐姐?!?/p>

“竹青是誰?”

“是統領我們這一眾奴婢的姑姑?!?/p>

“她在里面干嘛?”

“奴婢不知?!?/p>

染靈沒辦法只得跟著那丫頭坐在一旁等著,眼見著半柱香的時間都過去了,還是毫無動靜,染靈只得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那丫頭聊著天,才知道這丫頭是新進的女婢,叫蕓兒,專門負責灑掃,而這里面的竹青是自小就在鬼神殿侍奉的婢女,因著侍奉的時間長,所有人都喚她一聲姑姑。

染靈見著蕓兒提到竹青眼神都有些閃躲和害怕,想來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人物,不過自己倒是不怕的,倒是可憐了這個丫頭。地界人與那些魂靈不同,雖然也是沒有呼吸和心跳,但也有五感和七情六欲,也會痛和難過。

又坐了半柱香的時間,染靈實在是忍不住了上前敲了敲門喊道:“竹青姑娘,你可以開下門我拿點東西嗎?”

敲了許久依然是沒有反應,染靈疑惑的看了看蕓兒,見蕓兒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染靈抬起右手感應著殿內的情況,發現有一些死氣,一下用靈力轟開殿門,進去直奔死氣的來源之處,見著竹青被一根桃木釘死在書架上,儼然已經魂飛魄散。

“啊……。竹青姑姑死了!”跟著進來的蕓兒大喊著:“姐姐你竟然殺了竹青姑姑!”

“你有病??!我剛進來我怎么殺?”

“啊……”蕓兒尖叫著跑了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喊著染靈殺了竹青,染靈咬著牙暗罵了一句:“你大爺!”知道自己這絕對是被算計了,不過才上任第一天就來這一套,還真的急不可耐,看來這鬼神身邊也并不是很干凈。

染靈氣定神閑的招來一個侍衛將竹青放下來處理,自己就往偏殿而去。果不其然,那蕓兒此時正趴在殿中哭著告著染靈的狀,染靈不以為意的走進去瞥了一眼蕓兒對著鬼神欠身道:“大人,我已經找了一個侍衛處理竹青之事?!?/p>

“嗯,此事你處理就是?!?/p>

“是,染靈會查明竹青被害的真相”

此時蕓兒見著染靈像是十分懼怕的樣子,畏畏縮縮的向后退了幾步,顫顫巍巍的說道:“大人,您怎能讓一個兇手處理此事?竹青姑姑可是伺候了您幾十年啊?!?/p>

染靈對此嗤之以鼻,不屑道:“大人,當時染靈與蕓兒一同在殿門等候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而后實在是等得急了染靈才上前去敲了敲門,見一直沒有回應才闖了進去,那知竹青已經遇害?!?/p>

“你說謊!我親眼所見是你所為?”

染靈有些后悔當時還覺得這丫頭可憐了,看了看鬼神見其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和蕓兒,本來不想辯解的也只得開口問著:“蕓兒,你說你親眼所見,那你說說我是如何害竹青的?”

“你見竹青姑姑久久不出便用了靈力劈開殿門闖進去,我跟進去的時候已經看見竹青姑姑被你用桃木釘死在書架之上!”

“我進去時,竹青已經被害多時,在這之前我一直同你在外面等候,那怎么不是被你所害?”

“你別污蔑我!我怎么害得了竹青姑姑!”

染靈見著這蕓兒完全就是滿口胡言的咬著自己不放就氣不打一處出來,只得面向鬼神道:“大人,我沒有害過竹青?!?/p>

此時幻已經收到傳喚走了進來說道:“大人,屬下已經看過竹青的尸首,確定是一刻鐘之前遇害,且確是桃木所至?!?/p>

“一刻鐘前便是姐姐闖殿之時,姐姐你還有什么話說?”

“敢情蕓兒你還有同伙???看來這鬼神殿的守衛還是真松懈,竟然還能讓人偷進殿內害了竹青再悄無聲息的跑掉?!?/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