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鬼神胞兄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71

“所以大人來這兒是為了開啟玉石?”染靈好奇看著鬼神道。

“不錯?!?/p>

“那剛剛大人為何要劈它?”

“……”

染靈好笑著收回眼神看向玉石,發現玉石的脈絡流動越發快速,而玉石像是在長高一般直朝洞頂而去,不一會竟是已經長到了洞頂,而玉石中間那團虛影越發放大,漸漸成了一個人影,且越來越靠近邊緣。染靈似乎聞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在耳邊喘著,大喊了一聲不好,抽出臨走時特意找幻要來的軟劍直指玉石。

鬼神像是沒感覺般,只是看著玉石,漸漸那個虛影從玉石中脫離出來,形成一團黑乎乎的黑影直接向鬼神撲來,染靈見鬼神有些遲鈍的避開,只得提著劍出手向黑影打去。

染靈本以后會打在實物上,卻發現根本不是,劍刺向黑影卻像是刺進棉花里一樣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染靈扔掉軟劍化氣打出,卻是穿過黑影差點打中了鬼神,見狀只好收手向鬼神大喊道:“大人,您能別發呆了么,這東西該怎么對付?”

鬼神仍然是遲鈍的盯著玉石,動作十分緩慢的避著黑影的攻擊,染靈覺得鬼神似乎格外不對勁,鬼神狀似十分專注的盯著玉石,但動作又及其排斥的在躲閃著,染靈情急之下只得催動剩下不多的靈力化為火焰打向黑影,黑影似乎畏火,立馬就縮回了玉石之中。

染靈見鬼神仍然是有些掙扎的死盯著玉石,只得咬咬牙朝向鬼神撲去,一下將鬼神撲到在地,趴在鬼神身上的染靈擋住了鬼神的全部視線,鬼神瞬間眼神清明有些莫名的看著染靈。

染靈還趴在鬼神身上著急的拍著鬼神的臉頰大喊著:“大人,您醒醒!醒醒!”

鬼神有些無語道:“本座已經醒了”

染靈松了一口停下了手:“嚇死我了?!?/p>

“你可以起來了嗎?”

染靈嘿嘿的笑著起了身,順勢還扶起了鬼神背對著玉石:“大人,您可不能在瞧那玉石了?!?/p>

鬼神冷冰冰的撕下染靈袖子的一角栓在雙眼之上才回過身,染靈有些心疼的拉著自己袖子問道:“這樣大人你看得見嗎?”

“本座是神?!?/p>

“哦……對,有神思?!比眷`恍若大悟的點點頭接著說道:“那大人剛剛怎么會被玉石給迷惑了?”

“……”

染靈問完就后悔了,自己這是在給鬼神打臉?急忙輕輕的拍著嘴巴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p>

染靈跟著鬼神看向玉石,見那團虛影已經不在了,只有玉石中間似乎有個黑黝黝的洞,洞中還吹著陰惻惻的冷風。

鬼神將染靈拉至身后沖著玉石大聲說道:“可以現身了吧?”

只見玉石中緩緩走出來一個身著黑衣長袍的人,通體裹得極其嚴實,就連臉上也帶著黑色鑲金邊的面具。染靈悄悄探出頭看向來人,覺得一股熟悉之感鋪面而來,因著面具只遮住上半邊臉,所以可以看清下頜角,染靈再偏頭看向鬼神……太像了,兩人的下巴、嘴唇長得一模一樣。

“你還是來了?!蹦呛谂壑顺雎暤?。

染靈聽到黑衣人的聲音更是確信了心中的想法,連聲音也相差無二,那白玉血簪、鬼神作的畫以及鬼神的一系列反應,那這黑衣人就應該是鬼神的胞兄無疑了,但是自己也是聽幻喝醉才知鬼神居然還有一個胞兄,這可是自己從前行走多年也曾聽說過的事。再看向那人,不似凡人也不似地界人,難道也是神?那神為何在人界的一個山洞內,染靈覺得此時的自己那不怕死的好奇心又攀爬上來了。

“你躲了這么多年,終究還是被我找到了?!?/p>

黑衣人聽到鬼神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若不是那丫頭,你又怎會得手?”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狠?!?/p>

“彼此彼此?!?/p>

染靈見著兩人刀槍唇劍一來一往,心里一咯噔,鬼神被壓制,自己也是強弩之末,可不能在此時打起來,急忙打著圓場:“都是親兄弟,好好說話,好好說話?!?/p>

鬼神轉過頭瞪了染靈一眼,染靈吃癟的閉上了嘴,悄悄收回了自己好奇伸出去的腦袋。

“這個丫頭真有意思?!蹦呛谝氯诵Φ锚q如春日的暖陽一般:“怎么,除了幻你還會讓其他人知曉我的存在?”

鬼神轉過頭看了看染靈,再回過頭看向黑衣人:“你我之事與她無關?!?/p>

黑衣人好整以暇的走近了兩步看著鬼神道:“墨,你也會有護著一個人的時候?”

原來鬼神的名字叫墨,染靈暗戳戳的想道,還沒等到高興就被一股力量扯了出去直接撲到在黑衣人腳邊,染靈揉了揉摔得不輕的側腰想要起身,卻發現全身被一股力量壓制住了根本起不來,只得偏著頭看著黑衣人道:“大哥,很痛誒?!?/p>

黑衣人見狀更是高興的笑了起來:“你這丫頭膽子倒不小?!?/p>

“我害怕有用嗎?”染靈回過頭看了看鬼神,見鬼神面無表情的對著黑衣人站著,似乎沒注意到自己,只能順勢好好的趴在地上。

“墨,在這里,你是斗不過我的?!?/p>

“是嗎?”

鬼神說完就朝著黑衣人打了過去,雖然靈力被壓制,但鬼神的拳腳功夫還是不賴的,黑衣人似乎靈力微弱,竟也只能與其打個平手。染靈在一旁趴著看著十分郁悶忍不住出聲道:“你們要打架就打架,壓制著我干嘛?”

兩人都專心在打斗中,無暇顧及還趴在地上的染靈,染靈只能自己悄悄的接著壓制,過了許久才是能緩緩坐起來。染靈坐在地上看二人打得難解難分,有些無聊之下好奇的心思又上來了,自己暗自想道:這鬼神還作畫,那應該惦念這個胞兄才對,但為什么一見著又這般恨意綿綿,這個黑衣人看著面善,但總覺得是個心黑的,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黑衣人漸漸步入下風,只得掏出一根鞭子說道:“墨,可還記得這懲神鞭,還是當初你贈給我的呢?!闭f完甩開鞭子,直打鬼神面門。

縱是染靈隔了這么遠,依然可以感覺到鞭子的靈力強大,呼出來的風直接將染靈呼到了地上,染靈奮力爬起來看見鬼神奮力避開鞭子,但還是被打到了手臂之上,一根觸目驚心的血痕頓時出現,在鬼神雪白的衣袖上格外顯眼。

“喂!那個叫華的,你還真下手??!”染靈見著鬼神受傷一下就坐不住了,拼命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大喊道。

“你看那個丫頭還挺重視你?!焙谝氯诵χf完又是提著鞭子向鬼神打過去,幾個起落之間,鬼神身上已經不少傷痕。

染靈越看越心疼,見鬼神無論怎樣都躲不過那鞭子,回想到之前黑衣人說這是懲神鞭,莫不是專門對付神的?一下又情急又心疼,只得盤坐掐訣,催動靈力解開了身上的禁制站了起來。

“喂!我叫你住手聽到沒有!”染靈站起身大聲喝道。鬼神半跪在地轉頭看向染靈,只見染靈眼睛微紅,渾身瑟瑟發抖卻還依然堅持站著瞪著黑衣人,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徒然升起,口中卻冷冷的說道:“染靈,退下?!?/p>

“還真是情深呢?!焙谝氯死湫χf完,忽而大幅催動靈力匯聚在懲神鞭上,徒升至半空之中高舉懲神鞭指著鬼神說道:“今日便做個了結吧?!闭f完大力揮鞭而下,順帶著渾身靈力打向鬼神。

染靈見狀頭腦一熱,飛至鬼神身前雙手交匯凝聚最后全部的靈力接下了這一鞭,但此時的染靈靈力不足且剛遭反噬,只擋下六成便被打飛,就在染靈覺得自己要交代在這里的時候感覺背心一涼,竟是鬼神接住了自己還擋下了剩余的力量。

“愚蠢?!惫砩竦吐曊f道。

染靈凄然的笑著,嘴角卻不停的冒出大口大口的鮮血,只好費力抬手不停的抹去血跡搖著頭:“沒事?!?/p>

而黑衣人此時靈力耗費殆盡已是跌落在地,只剩半口氣在喘著,鬼神攬著染靈的腰落地,右手放出乾坤袋將黑衣人收入袋中,才轉過頭看向染靈:“本座何需你保護了?”

“大人不是靈力被壓制了嗎”

“本座自有法子對付他,哪需你這般為本座擋?”

“呵呵……我傻唄?!比眷`說完轉頭咳出一口血,氣息越發微弱,幾近站不住,鬼神攬著的手收緊讓染靈靠在自己肩上,染靈卻掙扎著推開:“吐的血會弄臟您的袍子的?!?/p>

“閉嘴?!?/p>

之后染靈半清醒半昏迷的隨著鬼神進入玉石之中,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是走出了山洞。出山洞后天已經大亮,山上的雪被白亮亮的特別刺眼,染靈看了一眼終于是一口氣松下再也站不住直接滑落在地。

“可還撐得???”鬼神扶著染靈問道。染靈抿著嘴唇點點頭,手撐在雪地里不停努力想要站起來,卻是半分也動不了。

鬼神搖了搖頭,一把抱起染靈向山下走下,染靈有些迷蒙的雙手攬著鬼神的脖子靠在鬼神胸前喃喃自語道:“真好……。就算冷了些也真好?!?/p>

“你說什么?”鬼神厲聲問道。

“能靠在大人懷里死了也值了?!?/p>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