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太咸山洞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57

鬼神帶著染靈用腳力徒步上山,染靈也不敢擅動靈力,只好踩著鬼神踩過的腳印費力的走著。染靈瞧見一向最喜干凈得鬼神,靴子邊上也是沾染了不少泥土和積雪,心里越發奇怪了起來,是什么會讓鬼神大人如此屈尊降貴的徒步而行,竟顧不得自己平日的習慣。

待走到山腰時,比之來時天還是大亮的,現下卻已經是月上枝頭,二人來到一個山洞口,鬼神才終于是停下來腳步。染靈見鬼神有進山洞的意思,就想著去尋些干燥的木頭弄個火把,不料鬼神卻是拿出了一顆夜明珠在手上還看了看染靈,染靈頓時覺得自己還真是寒酸了,只能訕訕的笑著。

鬼神似乎勾了勾了嘴角便大步走了進去,因著這洞內似乎有吸收光效的原因,所以即便是那斗大的夜明珠仍然是只能照明到鬼神身側,染靈一向眼睛不太好,只得緊緊靠在鬼神身后走著。

才走了不一會,染靈實在是沒憋住打了個噴嚏,便立即驚動了洞中的蝙蝠,黑壓壓的一大片在洞中撲騰亂飛,似乎在責怪這不速之客。染靈見自己闖禍只得催出靈力祭在鬼神身側,顧忌著要保存力量便也顧不得自身,只能防著蝙蝠別撲到鬼神身側。

鬼神有些訝異的開了口:“你竟然能在此處動用靈力?”

染靈一邊用手揮開撲騰的蝙蝠,一邊小聲回答道:“大人,在此處不能動用靈力嗎?”

“倒也不是,只是此處有結界壓制,是使不出靈力的?!?/p>

“那許是對我格外開恩吧?!?/p>

“那看來帶你來還真是對的?!?/p>

染靈瞧著蝙蝠總算是沒了,才收回靈力問道:“大人是何意思?”

“即便是我,在此處也是受壓制的?!?/p>

染靈開心的笑了笑,偏過頭看著鬼神:“那染靈就擔負著保護大人的重責了?”

“你只要別胡亂打噴嚏就好?!?/p>

染靈笑容僵了僵,站直身子小聲嘟囔道:“還不是大人身側太冷了,離遠了我又瞧不見?!?/p>

鬼神淡淡的瞥了一眼染靈,鼻中哼了一聲便接著朝山洞深處走去,與先前不同的是,這次鬼神將拿夜明珠的手朝染靈的那一側靠了靠,讓染靈不需靠太近也能看得清了些。

兩人一路寂靜無話的走了許久,才終于是見著前方逐漸寬敞了起來,漸漸的夜明珠的光亮照得見的地方也越發大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半封閉的山洞,除了來時的路便再也沒有出口。

山洞不僅寬敞還極高,洞頂有許多藤蔓垂釣下來,洞壁凹凸不平全是大大小小的坑。洞的中間有一塊格格不入的巨石,巨石旁四散著已經風化的尸骨和散落的小石子,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

走到巨石前,才看見這不是一塊普通的巖石,而是一塊白色的玉石,玉石幾近透明,可以看見其中布滿了血紅色的脈絡紋理,而玉石的中心有一團白乎乎的虛影,仔細去看卻怎么也看不出是個什么物體。

染靈越看玉石越覺得熟悉,忍不住問道:“大人,那白玉血簪是否由此石打造?”

“或許吧?!?/p>

“看這玉石的質地與玉簪的質地相同,且其中的紋理也是極其相似?!?/p>

染靈說完就要伸手摸向玉石,卻被鬼神一聲喝?。骸皠e動!”被嚇了一跳的染靈手僵在半空中尷尬的看著鬼神:“大人,怎……怎么了?”

鬼神撿起一塊石子打向玉石,石子猶如打入棉花里一樣,慢慢的陷了進去,染靈見狀立即收回手:“多謝大人提醒?!?/p>

鬼神看著玉石若有所思道:“多年前,他也是就這樣陷入了這玉石之中?!?/p>

染靈看著平日一幅生人勿近模樣的鬼神心里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問道:“既然這玉石如此古怪,那白玉血簪又是怎么打造而成的?”

半晌也沒收到回話的染靈回頭看向鬼神,見鬼神面目雖然一如往常的冷漠,眼神中卻流露出淡淡的傷感之意,染靈知道此時不能再多言,只能自己四處走動觀察著山洞,見山洞確實是除了來路再無出路,而洞內除了這玉石也沒有什么古怪,只得作罷走回鬼神身邊。見鬼神還是往著玉石出神,染靈心中的疑惑也不敢再問,只得細細的看起了玉石來。

玉石雖然形狀不規則,但卻沒有菱角,整體十分圓潤,而其與地面的交接之處嚴絲合縫,似乎就是這塊地生長出來的一般,染靈繞道玉石的后方,蹲下時才看到玉石底部與地面交接的地方似乎寫著什么,染靈小心的催動了指尖的靈力,趴在地上將燃出一小團火焰靠近,才看清上面寫著一個地界的文字——華。

染靈抬起頭側著身子偏向鬼神問道:“大人,華是誰???”

鬼神眼神閃了閃,有些警惕的看向染靈,語帶嚴厲道:“你說什么?”

“因為這里寫的有地界的文字?!比眷`跪在地上有些無辜道:“所以染靈猜測或許是個人名?!?/p>

鬼神急急的走過來看向染靈指的方向,忽而冷笑了一下:“果然是在這兒?!?/p>

“嗯?”染靈有些懵的看著鬼神,見鬼神眼神越發狠厲就有些害怕的緩緩起身站在一旁。見鬼神難得的有了外放情緒的冷笑著祭出冷劍,提著就向玉石劈了過去,玉石完好無損,但冷劍卻是被吸進了半個劍身,被結界壓制的鬼神只能靠蠻力死死的拉住冷劍。

冷劍通體紫光與玉石似乎作著搏斗,而鬼神也與之對抗起來,只是玉石似乎能量巨大,不停的吸著冷劍劍身,漸漸已經淹沒了半個劍柄,連帶著鬼神的指尖也隱隱沒入其中。染靈見狀顧不得其他,只得祭出靈力奮力將鬼神的手打開,卻看見冷劍直接全部沒入玉石,而鬼神的手指在陷入玉石之中。

情急之下的染靈大喝一聲左手全力催動靈力打向吸入鬼神手指的玉石,右手拉著鬼神的手臂將其拖了出來。脫力的二人跌倒在地上,染靈顧不上受靈力反噬的自己,急忙挪到鬼神身側拉起鬼神的手,見食指指尖已經發黑,重重的出了口氣,壓抑著反噬閉上眼催動靈力,替鬼神療起了傷。

從不喜肢體接觸的鬼神任由染靈拉著自己的手,像是沒有反應一般怔怔的看著染靈,片刻后鬼神手指恢復正常,染靈松了口氣放下鬼神的手看向鬼神的臉,見著鬼神好似魂不附體的樣子有些急道:“難道還傷到了腦子?”說著染靈就想伸手摸向鬼神的額頭卻被鬼神揮開:“無事?!?/p>

染靈這才徹底放松了下來,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我說大人啊,您還叫著我別摸,結果您自個兒這是干嘛呀,您想劈它也成,但也不至于把自己也搭進去吧?!?/p>

鬼神立即站起身臉色不好的看著染靈,染靈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怨念起來了鬼神大人,只好訕笑著揮了揮手道:“染靈失禮了……?!闭f完染靈起身也想站起來,還未站定就感覺頭暈目眩四肢脫力,靈力反噬一下直襲胸口,一個壓制不住,一大口血噴了出來。

鬼神見狀急忙伸手扶住了染靈,皺著眉問道:“怎么了?”

“沒事……”染靈擺擺手,用手背擦了擦嘴邊的血繼續道:“靈力反噬罷了?!?/p>

“反噬?你不是凡人?”

染靈借著鬼神的手站定了身子不在意道:“或許吧,我也總覺得我不是一般人?!?/p>

鬼神低頭輕笑了一下放開染靈,染靈見到鬼神居然有了笑容眼睛瞪得老大:“大人,您笑了?”

還未等到鬼神回答,就聽見轟隆一聲便開始地動山搖,染靈噴出的血映在玉石并未被吸附,而是引起了玉石乃至整個山洞的晃動,洞中不停的有石子滑落,二人互看一眼急忙朝著來時的路跑去,去看見來時的路儼然已經不見,四周皆是封閉的洞壁。

染靈暗道一聲又闖禍了,連忙跑向來的方向仔細看著洞壁,卻瞧不出半分來的痕跡,整個洞壁完好,找不出半分有路的痕跡,染靈有些心虛的回頭看了看鬼神道:“大人……我不是有意的?!?/p>

“本座知道?!?/p>

染靈見鬼神并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松了松氣,繼續一邊躲著滑落的石子一邊找著有沒有機關,將整個洞壁都翻看完了,卻是沒有任何收獲。染靈喪氣的垂著頭轉身走向鬼神,卻見鬼神絲毫不顧忌砸落在身上的石子,只是定定的看著玉石出神。

一刻鐘后山洞終于是不再晃動,但出路也沒有出現,染靈看著依然看著玉石的鬼神就有些氣餒,只得輕輕搖了搖鬼神的袖子:“大人,現在怎么辦?”

“找出路?!?/p>

“我也知道啊,可現在山洞封死了,就只有這塊玉……。誒,這玉石怎么了?”染靈急忙走近玉石看見吸附了自己血跡的玉石脈絡開始流動,像是血液一般在玉石中間淳淳流動。

“沒想到你才是鑰匙?!惫砩窨粗眷`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后拿出一個錦盒,從里面取出白玉血簪走向玉石,將簪子捅進那個“華”字,輕輕一扭,便拉著染靈站在一旁。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