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白玉血簪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54

染靈一下更是好奇道:“都道厲鬼之店,有進無出,但若是尋得稱手的物件,也是必得交易,怎么,舍不得?”

老板臉色越發不好,但看著染靈堅定的眼神只得慢慢放開手,將盒子向染靈推了推。染靈拿過盒子,手催動靈力融了密封的蠟,輕輕打開,里面是一根樣式再簡單不過的白玉簪子。染靈拿起玉簪仔細瞧了瞧,見玉簪質地上乘,觸手生涼,且細看之下能看清玉簪之中的脈絡,皆是血紅色,玉簪周遭紫氣環繞,但是不抗拒染靈的觸碰,反而有些紫氣纏繞在染靈的手指之間。

老板見狀,臉色更是不好,只是死死的瞪著染靈。染靈將玉簪放回盒內,抬起頭看向老板道:“就這個了?!?/p>

“既然客人喜歡便拿去吧?!?/p>

“多少?”

“客人拿去便是?!?/p>

染靈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老板再看了看玉簪有些疑惑道:“怎么?”

“這玉簪自到店中,便無人能碰,既然客人與其有緣,便拿去吧?!?/p>

染靈有些欣慰的關上木盒拿在手中道了一聲“多謝”便轉身出了店,剛走過街角就看見了幻站在前方笑著看著自己,染靈也回笑了一下走上前去:“您的事辦完了?”

幻點點頭,看了看出來的那間鋪子問道:“買了什么?”

染靈遞上手中的盒子給幻:“給你的,見著熟悉?!?/p>

幻接過盒子打開一時有些驚訝的抬起頭看向染靈:“你知道這是何物?”

“不知啊”染靈不以為的聳聳肩:“就是見著與你給我的牌子有些相同?!?/p>

“你能看見什么相同?”

“都有紫氣縈繞啊?!?/p>

幻不說話了,只是仔細看著玉簪,心里卻是有了想法,這上面的紫氣乃鬼神所有,就是自己也是修煉許久再得了鬼神傳授才能看見,這丫頭怎么一眼就能看見,一下就有些明白鬼神的用意。想明白后幻將簪子收下說道:“如此便多謝你了,作為回報,我請你去吃些好吃的吧?!?/p>

“你不會是要請我吃蠟燭吧?”

幻帶著染靈走了許久,來到一條格外干凈的街道上,染靈左右看了看,覺著這里與地界其他地方不同,這里沒有那種死氣和蕭條感,反而是有一些靈氣,且沒有隨處可見的游魂地靈,顯得格外清爽。

“幻,這里是?”

“請你吃飯的地方?!?/p>

染靈跟著幻走進了一邊的一個酒樓里,剛進門,染靈就產生了一種仿若回到了人界的錯覺,酒樓的一樓人聲鼎沸,且桌上皆是人界的美食佳肴,每個桌子旁還有一個小爐子熱著酒,四處彌漫著酒香和飯菜香,著實是有了人界的煙火氣。

幻帶著染靈上了二樓一個小包廂,邀請染靈坐下之后,便隨之坐下來問道:“喜歡吃什么?人界的吃食這里都有?!?/p>

“原來地界還有這樣的好地方?!?/p>

“覺得地界不好,干嘛還眼巴巴的跑來?”

染靈雙手枕著案幾甜甜的笑著道:“不是你拉我來的么?”

幻抬起眼看了看染靈,雖然知道染靈是一心想來這里,但好像還真是自己一聲不吭的就帶著她來的,一時有些語滯,只得眨巴著眼睛喚著小二。

染靈抬手倒了兩杯茶水,一杯推到幻面前,另一杯自己拿著津津有味的品著,覺得這個茶葉與自己曾經悄悄去秦宮中偷來的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忍不住說道:“幻,你可知,在人界這飲茶被稱為仙飲,且不似在這里這般人人可飲用,只有在祭祀先祖和神靈之物之時才有,我也是見過那秦宮里的巫師祈福才知此物?!?/p>

“哦?你竟還知道這些?!?/p>

“我還記得周武王還在世時,特別崇敬鬼神和先祖,信奉祈福便能免禍,那時的巫師便與現在的那些老道子特別像?!?/p>

幻嗤笑了一下說道:“沒想到你還是個有些見識的?!?/p>

“那是,就是那始皇帝我也遠遠的瞧見過一次,當時便覺得此人并非凡人,不過過了這么久,也不知能否在地界在見他老人家一眼?!?/p>

幻用手扣了扣桌角道:“好吧,那如此見多識廣的你,想好要吃什么了嗎?”

染靈想了想說道:“在人界總是吃湯餅也是膩味了,芥菜也是吃得不少,那我點些肉食可好?”

幻抬了抬手示意染靈隨意,染靈便不客氣的說道:“烤些羊腿,蒸條魚,在炒個兔子肉,拌個韭黃?!比眷`想了想問道:“再加些酒可好?”

“你隨意?!?/p>

“那便來些秋釀吧,如果沒有黃酒也行?!?/p>

幻聽到這兒倒是真有點佩服起染靈起來了,就算是在人界,這些吃食也是尋常人家吃不到的,這個丫頭倒好,一點也不客氣。染靈看見幻那莫名的臉色便小心翼翼的問了句:“是否是我選的太多了?”

“那倒不是,只是覺著你也是個挺會享樂的?!?/p>

染靈訕訕的笑了笑接著問道:“地界怎會有人界的吃食,還有這種酒樓?”

“怎么就允許你們人界恣意享樂,我們地界就得天天啃蠟燭不成?”

“你知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就我所知的是地界不需要這些的?!?/p>

幻抬手抿了抿杯中的茶水,覺著自己很是喝不慣這類東西,還不如那芥菜湯好喝,便放下了杯子推到一旁回答道:“在地界,只有游魂和地靈才需要香火來延續生命,而其他的并不用?!?/p>

“那你們吃飯食有味道嗎?”

幻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當然有,地界人與鬼靈不同,雖然數量極少且只效忠于鬼神大人,但也是同你們凡人一樣有感覺的?!?/p>

染靈自己埋下了頭想了想忍不住說道:“鬼神大人是為神,果真與那些尋常的鬼不同,連著自己的下屬都過的是如此愜意的日子。如此看來比那些人界的帝王還好,凡人終歸只是凡人,但鬼神大人不同,不僅有凡人所不能擁有的強大的靈力,還能過著這比凡人還舒心的日子?!?/p>

“怎么,你想投靠大人?”

染靈笑笑不說話,自顧自的燙著小爐子上才放上的酒,不一會整個小包廂內皆是濃郁的酒香彌漫在空氣中,染靈看著這個在人界也甚少喝得上秋釀便來了興致,還未等菜上來,就倒了兩杯與幻喝了起來,酒過三巡,菜上來之后,二人更是借著菜下酒,連著喝了許多壺。

幻見染靈酒量不錯便也生出比拼的心思,與其敞開喝了起來,不一會之后,地上全是空的酒壺,兩人竟是喝了不下五十壺。

“這酒勁不大,怎么也喝不醉”染靈臉有些微紅道。

“哈哈哈……你臉都紅了,還說沒醉?!?/p>

“來來來,再來?!?/p>

待幻眼神都有些迷離之后,染靈才開始說著正事:“幻,問你個事哈?”

幻抬著眉毛努力讓眼睛睜大,右手摸了好幾次才摸到有酒的酒壺說道:“來,繼續喝,有什么事你說!”

染靈端著酒杯仔細看了幾眼幻說道:“那簪子是什么來歷???”

“那可是我們大人的……白玉血簪?!?/p>

“白玉血簪?倒確是一見就不是俗物?!?/p>

幻又是仰頭飲盡一杯酒,聲音略帶慵懶的說道:“倒也沒什么特別之處,只是那是大人的胞兄留給大人的一個物件,只是伴著大人的時日久了,沾染了些大人的靈氣罷了?!?/p>

染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即是如此,那這令牌也應是鬼神大人的,染靈不由自主掏出令牌看了看,撫了撫令牌上的紋路,想著這也算是鬼神大人的物件便又細細的揣回懷里。再看了看眼前的幻,想必這也應該是鬼神大人的下屬,且職位應當不低,才能如此張揚帶著自己進入鬼界。想著想著便又是想到了那日在山洞中見著鬼神大人時的情景,一時便想入了迷。

幻抬手敲了敲染靈的腦袋問道:“你還能不能喝了?”

染靈回過神道:“喝喝喝,來?!?/p>

待染靈醒來時已不知是過了多久,起身出了屋門才看見自己身在一個小獨門院子中,雖然地界無法栽種花草,但這院子中倒是有幾株彼岸花,瞧著倒有些詭異的美感。染靈踱步到院中的石桌旁坐下,倒了杯水順了順嗓子,這才想起之前與幻喝酒竟是喝得有些醉了,也沒推諉就到了這幻給帶來的院子住下了。省事倒是省事了,只是這院中好像只有自己一人,一下自己也不該如何是好。

幾日之后,染靈總算是把這兒給摸透了,這里離幻帶自己去吃飯的地方倒是很近,離鬼神大人的鬼神殿也不甚遠,倒是遠離了那些游魂之處,離那閻羅大殿更是遙不可及,倒真是個僻靜的好地方。只是自己在此處待了這么久,除了幻便也誰也沒見著,而自己來這里的初衷,也不是如此閑著,漸漸覺得有些氣餒。

染靈深知自己是為著鬼神大人而來,可真來了才發現自己這小女子心思還真是沒地使,不僅說想不出有什么法子可以追隨在鬼神大人左右,就連自己想要見上鬼神大人一面也是不易。想著想著就想捶自己的頭,卻被進來的幻叫?。骸案陕锬啬?,無趣得只有打自己玩兒?”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