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地界之行

更新時間:2019-10-10 20:02:16字數:3139

染靈不以為意道:“也說不上是個好名字,只是也得要有個稱呼罷了?!闭f到名字時,染靈眼里充滿了晦暗,自己怎么出現在這個世上尚未可知,就連這名字,也是自己記事起便隨意為自己取的,總不能讓別人叫自己那個誰。

幻看染靈似乎有些心事便也不再接話,只是幽幽的飄到河邊站著揮手打開了結界,而后轉身看向染靈道:“還發什么呆呢,地界去不去?”

“去的去的?!?/p>

染靈急忙跟上幻,向河中走去,本以為會一下子落水,染靈還像個凡人似的有模有樣的憋了口氣,那曾想結界打開之后的河已不再是河,只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黑黢黢的道。染靈掂著腳往前望了望,卻是怎么也望不到底,這條黑道的兩旁相隔很遠才有一盞油燈,且發出的光是綠色的,看著令人有些心悸。

染靈忍不住開口道:“我上次來是一個老道子帶著來的,也沒見著有這條道???”

幻有些失笑,停下腳步說著:“那是靈魂出竅,只是神游,你以為你來過,其實不過是看到了他所看到的東西罷了,這是人界是那些還不想死的人,借著法子來地界看看罷了?!?/p>

幻轉身輕輕碰了碰油燈繼續說道:“那時候你來此,是看得見卻碰不到,你現在試試?”

染靈走上前,輕輕摸了摸油燈的燈座,的確有實物入手的感覺,想了想卻是如此,那一次來不過也是匆匆的看了看就返回了人界,當時沒在意這些細節。染靈蹙了蹙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轉身拉了拉幻的袖子,喃喃開口道:“你的衣料子不錯?!?/p>

幻輕輕拍開染靈的手:“怎的,你還怕我是假的不成?”

“都說萬物生靈只有死了之后,魂魄才能到達地界,除了那些會些道法能靈魂出竅,再也沒有別的法子能來,那我現在這算是出竅了還是死了?”

幻笑著搖了搖頭繼續向前慢慢走著,并示意回頭染靈跟上才開口說道:“人界之人自然是不能隨意來往地界,便是那用道法的也得要地界守衛同意才行,之所以只能看看也是地界的規矩所在。但那死了的人便不同了,軀體已死,魂魄歸寧,那便是屬于地界之人了,自然是來得也碰得?!?/p>

染靈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有些沮喪道:“那我這算是為了來一趟地界就死了?!?/p>

“那倒不然,你是我帶進來的,自然是不同?!?/p>

染靈有些佩服的看了看幻,笑著道:“想必你也是地界不小的人物,有你帶路,還真是我的榮幸了?!?/p>

幻笑笑不說話,染靈也不再搭腔,一則是怕得罪了這個不知道到底是誰的人物,二則自己也得盤算一下到了地界該怎么自處,

二人走了約莫一個時辰,才算是走到了這條道的盡頭,染靈看了看前方又是一條河,心里暗想著這兩界的交界莫不就是以這河相連,倒是極為巧妙。開不了結界的人要么只能在河中游游泳,要么就是被發現被水鬼拖下水淹死,倒是和地界的作風極為相似。想到這兒還未等染靈發問,就聽幻說:“這便是黃泉了,此水切記碰不得,否則我也救不了你?!?/p>

染靈跟著幻走出黑道,來到黃泉岸邊,見著只有一艘破破爛爛的小舟靠在一旁,河的兩旁皆是開滿了像淬了血一般的彼岸花,看起來令人有些心驚。染靈跟著幻上了小舟,見著擺渡的是個弓著背見不著臉的老頭,就想著側過身仔細看看,卻被幻一把板正了腦袋說道:“擺渡人不可言不可見,切記?!?/p>

染靈點點頭放下心中的好奇,雖然人界的君臣制度很是繁瑣和不公,但這地界的規矩也不少。染靈低頭看了看黃泉之中,全是飄來飄去的尸鬼和滿是泡脹的頭顱和爪子就覺得有些惡心,急忙抬頭看向側對著自己的幻。

鬼神大人已是世間絕色,所以此時看幻也覺得是個中規中矩的年輕人模樣,只是總覺得地界之人和人界之人長得都不太一樣,總有些陰惻惻的感覺。許是沒有陽光照射,他們的臉都狀若白紙一般慘白,且都極瘦,手背上的骨節分明,不過這倒也是比較符合他們喜歡飄來飄去,若是像自己這般吃得有些圓潤,怕是飄不起來。

沒過多久,終于是靠了岸,染靈急忙跳上岸,再也不想回頭看那黃泉之中的東西。轉過身見著眼前是一條寬敞的街道,倒是與記憶中相同,這地界的街道與人界的也差不了多少,大多是不愿往生的生靈在此常住,一些沒有家人燒紙錢冥幣的游鬼擺著小攤做著生意,而有一些有了點資本的開著鋪子。染靈看著這還算熱鬧的街市急急的把幻拉到一個無人的角落說道:“我這樣子來會不會被生吞活剝了?”

幻抄著手笑著道:“這就怕了?”

染靈瞥了瞥嘴角,用奇怪的聲音說道:“我可是知道的,地界可是有不少游魂厲鬼,最喜歡吃那些無所依靠的小鬼來提高自己靈力,我可不想一來就被吃了?!?/p>

“你倒是聰明?!被谜f著掏出一個令牌遞給染靈道:“你拿著這個便無人敢動你,我現在還有事,你先自己玩玩?!闭f罷便轉身走遠了。

染靈拿著令牌看了看,見著上面的花紋和文字自己著實看不懂,倒是令牌隱隱的泛著紫光不是俗物,倒也手下揣進懷里。仔細想了想還是往著僻靜走了走,見著四下無人,變身為鬼魅樣才放心走了出來。

這變身之法還是那個老道子教自己的,為著是怕染靈哪天得罪了人好變身逃命去,如今倒是用在這條道上了也是沒想到。染靈找了個有銅鏡的鋪子仔細瞧了瞧,就是自己也分辨不了本來的樣子,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還未待將銅鏡放下,就見著鋪子里的伙計走了過來。

染靈抬頭看向那伙計,剛看清楚就趕緊別過了頭,那伙計活脫脫像前些年看見有人燒的那種紙人,四肢十分僵硬,渾身雪白,臉上撲著那種血紅的腮紅,整個五官就像畫上去的一樣詭異得緊。染靈低著頭看著手里的銅鏡,心里卻有些瘆得慌,那個伙計倒是習以為常的過來問道:“這位客人,買點什么?”

染靈聞到那伙計身上全是煙灰味,且聲音伴隨著一股陰風打在自己臉上,一時感覺十分不悅,粗聲粗氣的開口道:“我隨便看看?!?/p>

“本店只進會買的客人?!?/p>

“怎么還強買強賣了?”

染靈抬起頭看向那伙計,見那伙計不僅眼神連著整個人都很空洞,這才知道這還真是個紙人,一時有些不爽道:“老板你就是這樣嚇人的嗎?”

染靈話音剛落,就聽卷簾后傳來一聲嬌滴滴的笑聲,一個濃妝艷抹的中年女子走了出來,這中年女子身上披了各種各樣的緞子,頭上插滿了珠釵,就連臉上的脂粉都用得格外厚重,一時有些失笑道:“原來是個娘子?!?/p>

那中年女子淺笑著那一方絹帕捂著嘴角說道:“客人說笑了,不過我這店的規矩便是不買東西,就得留下命?!?/p>

染靈一時有些后悔有些隨意進了店鋪,雖然知道要來地界免不了打賞帶了不少冥幣,但看這架勢這里是個是非地,也不知要花費多少,一想到這兒,染靈就覺得有些肉疼,只得應聲道:“誰說我不買了?!?/p>

中年女子笑笑不說話,走到一邊抬來一個盒子打開說道:“這都是時下最時新的蠟燭,你看看雕的式樣多好?!?/p>

染靈看了一眼就無語的轉過了頭又抬起銅鏡看了看自己,游魂地靈吃蠟燭那也就罷了,但自己幻化的樣子怎么也不像那些低等地界生物,好歹也像個地界人,這老板怕不是在訛自己,便自顧自的繞著店鋪走了一圈四處看著。

走到店鋪的東南角時,見著墻角放著一袋米,染靈這才了然,自己這是進了一個厲鬼的鋪子,傳聞中這厲鬼是地界生靈中最窮兇極惡的,若是不順她得意,是連人也吃的,一時有些感嘆自己真是倒霉。

老板見染靈繞了幾圈有些不耐煩道:“客人這是瞧不上店里的東西嗎?”

染靈搖了搖頭道:“都是俗物?!痹俎D過身看向柜臺架子最上邊有一個密封的盒子,隱隱有些紫氣縈繞,便轉過頭指著架子上方對著老板說道:“那個不錯?!?/p>

老板順著染靈指的方向看去,一下臉就變了色,有些古怪道:“那不過是閑置在一旁的老物件,客人也看得上?”

染靈冷笑了一下道:“怎么,老板以為那些蠟燭我就看得上嗎?”

老板鐵青著臉色看了看染靈:“那倒不是?!闭f完進了柜臺取下架子上的盒子,輕輕放在柜臺上,手卻緊緊握著扣在盒子的邊上不肯放開。染靈仔細瞧了瞧,盒子倒是尋常的木盒,并沒有特別之處,但盒內裝的東西就說不清了,那微微的紫氣尋常之人看不出來,但染靈一下就感覺到,與幻給自己的令牌如出一轍。

Ps:書友們,我是平戈,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精品小說推薦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